Cat

四处爬墙

赤安/列表躺尸冲矢君

居然,居然是赤安吗!surprise !😃对啊就喜欢用颜文字看起来很天使的波洛服务员哈哈哈哈我想起一张条漫就是赤井看到波洛的推送各种颜文字跟可爱的口气想着天使安室,然而那边发推送的安室一脸沧桑地抽烟中【笑死】

ps:安室当场去世都要不甘心地跳起来诈尸啊2333怎么能比他先死!【但他又怎么能比自己先死(咦)(这么一说不如同生共死2333)】

羽良良:

#cp:赤井秀一×安室透、大概是个搞笑文、 祝 @游走 生日快乐哇!抱歉迟到orz 给你搞笑可爱赤安(咦)

#大部分时间都是冲矢状态orz、私设很多、我流理解前提

 


“安室先生……最近是在谈恋爱吗?”

 

起因只是柯南的一句看似无心的“八卦”。

 

不过这位小小的名侦探常常一语中的,先前在空中的一句“安室先生,你有女朋友吗”就险些让他露馅。幸好他急中生智用帅气的台词掩盖过去。一切回归日常后,他又变回那个在波罗咖啡厅打工的安室透,谦虚礼貌,温和无害,并在不知何时成了当地女子高中生议论的对象。

 

今天他一如既往地扮演着服务员的角色,用柯南的话来形容就是“比起任务更喜欢做蛋糕”,握着裱花嘴的手小心翼翼地画着圈,一边进行着高难度的操作,还能分出注意力陪柯南聊天,不愧是能同时领四份工资的能人。

 

“为什么会问我这个问题呢?”安室面上不动声色,手腕微抖,原本整齐的奶油玫瑰花歪到一边。不过他迅速在边上裱了一朵略小的,完美掩盖住瑕疵。

 

“其实是侦探团那群小鬼想知道啦,说最近常看到安室先生微笑着发短信的样子……就拜托我来问问。”名侦探显然对这个被强塞的“任务”很无语,只能硬着头皮开门见山。他本身也没那么八卦,不如说比起这种恋爱问题……他更想知道安室和组织之间的事情啊!能不能借机让他套个话?

 

 

在名侦探看不到的角度,金发青年眸光微闪。

 

最近常“微笑着发短信”……?呵呵,如果冷笑和狞笑也算是微笑的话。还有那个根本不是什么恋爱!是他揪出赤井秀一尾巴的作战计划!

 

自从工藤邸一别后,自认洞察力和直觉都在线的安室并没有放弃对“冲矢昴”这个人物的调查。他拿出作为“波本”身份时八面玲珑的手段和“安室”人设的无害气息,在街强行上“巧遇”对方数次,并成功拿到了手机号码——两人就这样成了LINE好友。

 

对于那个“最熟悉也最讨厌的男人”,安室凭借着一股执念,从最简单的问候和关怀开始,无微不至地对冲矢昴进行“短信hong|炸”——

 

【早上好,冲矢先生,今天的天气也非常好呢。】

 

【谢谢,早安。】

 

对方的回答不咸不淡,把天聊死之余,又让人挑不出刺。

 

可恶的FBI,连这种地方都那么让人讨厌!安室在潜意识里早把对方当成披着冲矢皮的赤井,咬牙切齿地握紧手机。

 

不能让好不容易加到的嫌疑人在列表躺尸,要是某天被清掉就前功尽弃了。他绞尽脑汁地想着话题……和赤井相关的,只能想到还在组织的时候曾经有一次……等等,万一认错人,岂不是变成向平民透露了危险情报?就算冲矢昴不是赤井秀一的概率低于1%以下,也不能用普通人冒险。

 

总之要先搭上话才行。

 

当天刚要到电话号码就火速加了好友,结果被一句话噎到,倔强地主动被放置了一天的安室透先生正趴在床上进行头脑风暴。虽然他已经极力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但一遇到赤井相关的事情就会冲动起来,他自己也很清楚,白天打工的时候还被梓小姐发现走神,只能赔笑说是昨晚没睡好才会心不在焉。

 

可恶的FBI!

 

手机差点被捏碎,屏幕上清晰地倒映出一张隐忍的脸:刚洗好澡的头发微湿,水珠从脸颊滑落至下颚,过长的刘海黏在额头,再往下是一双怒火熊熊、亮得可怕的眼睛。

 

安室平复了一下呼吸,表情狰狞,嘴角勾着冷笑,打出来的词句却礼貌又小心翼翼。

 

【贸然提出有些失礼,请问我可以称呼你为冲矢君吗?也请直接叫我安室吧(´▽`)ノ 】

 

他纠结着到底是使用传统的“(笑)”还是更为流行的颜文字,删改了数次后还是用了后者。他暗想着如果是赤井那种严肃老土(波本side视角)的性格现在一定是满脸问号,说不定还在谷歌查询含义吧。光是脑补刻板的赤井烦恼头秃的样子,他就忍不住笑出声,太爽了!

 

没让他等太久,短信提示灯闪了闪。

 

【请随意就好,毕竟安室先生比我年长。】

 

啊?仗着人设装年下也不害羞吗?还有颜文字呢?装作没看见吗?还有这一招,真不愧是在别人的国家恣意妄为、卑鄙猖狂、指手画脚的FBI啊。

 

【那个,被点头之交的人突然要求手机号码一定很困扰吧……说出来有点不好意思,因为冲矢君和我认识的一个人有些相似,不知不觉就想要更接近一些呢|ω•`)】

 

啊啊,居然让他主动去讨好赤井,这笔账等他把那张假脸撕下来后一定好好算清楚。

 

安室在心里怒骂赤井×140次,瞎扯胡诌的话语信手拈来,动之以情(颜文字)晓之以理(乱飞)。说起来颜文字还是为了在某些匿名网站收集信息才学会的,毕竟高校生们的情报虽然真假难辨,但好奇心和爱看热闹的他们传播信息的效率高、途径广、成本低,是波本工作时常用的手段之一。ps:在女子高中生里打探情报也很方便。

 

随后就是漫长的等待时间,刚才那条短信之后,过了两小时内都没有收到任何回应。安室确信对方肯定看到了,所以已阅不回真的很有赤井的风格(偏见)。就在他想冲到工藤家把赤井抓出来打一顿顺便逼问的时候,背负巨大“期待”的手机终于慢悠悠地闪了闪提示灯。

 

【抱歉,因为教授给的课题截止日快要到了,刚才一直在忙论文,没看手机(*´ー`*)ノ】

 

赤井这家伙是怎么找出这种让人想一拳往脸上拍的颜文字的?怕添麻烦?怎么可能,如果能让FBI那不是很好嘛。最好让冲矢昴忙得焦头烂额,在自顾不暇的时候被他揪住尾巴。

 

不过故意无视他所有示好台词的行为让人很不爽。

 

 

 

“安室先生……呐,安室先生?”

 

柯南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直到袖子被扯了扯,他才回过神。小小的名侦探把手掩在嘴边担忧地问,“安室先生的脸色看上去很不好,没事吧?”

 

“……没事,只是昨晚被邻居家孩子的哭闹声吵醒,没睡好。”安室下意识地摆出职业微笑,顺着柯南欲言又止的眼神往下看,微笑立刻摇摇欲坠。

 

……惨不忍睹的奶油,不成人形的玫瑰花,这块蛋糕已经没救了。

啊啊,赤井秀一究竟要妨碍他到什么时候才肯罢休!

 

难得看到情绪波动如此剧烈的安室,柯南吓了一跳,身为侦探的推理假设思维(胡思乱想脑洞)上线,自动脑补和组织相关主线剧情。他正欲开口问个究竟,挂在门上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响,正在擦桌子的榎本梓抬起头,“欢迎光临……毛利先生和冲矢先生?”

 

“饭前抽烟真是太爽了,要是再来点酒就更棒了,哈哈哈哈哈……”

 

“可惜波罗在早餐时间不供应酒精。”

 

“安室君,你们以后要考虑客户的需求,增加这个服务!”

 

“真不愧是毛利老师,您说的真是太有道理了,我会向店长提议的。”

 

“哈哈哈,安室君真是太聪明了。”

 

“哪里哪里,都是毛利老师平日教导有方。”

 

作为一个敬业的舔狗徒弟,安室透今天也在卖力吹捧毛利小五郎。忽略了在一旁无语吐糟“喂喂,这样店长会困扰的吧”的柯南,他为两人拉开椅子,带着温和无害的笑容递上菜单,“早上好,冲矢君。”

 

“早安,抱歉,我昨晚睡太晚了,没来得及回消息。”嘴上借着“忙论文所以没空回你消息”的理由故意已阅不回,面上却神清气爽的冲矢昴笑眯眯地说着气死人的话。

 

“请不要放在心上,本来就是我在给冲矢君添麻烦……”

 

这是什么日常对话?你们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小小的名侦探吓得差点摔了眼镜,好奇地在两人之间来回扫视:冲矢从安室手里接过咖啡杯,微笑点头道谢,后者也贴心地替他收走用过的纸巾。尽管场面一派和谐,他觉得自己还是能嗅到无声的硝烟和杀气在眼前碰撞。

 

“对了,如果有我能帮得上的地方,请不要客气,比如……”

 

“比如……?”

 

浅色头发的研究生歪着头,不解疑惑又无害的样子被他诠释的淋漓尽致。在场的几位除了毛利小五郎之外都是演技派,知道太多的柯南疯狂冒冷汗,仗着体型把自己缩在角落里当透明人。

 

“比如昨晚说到的论文,记得冲矢君是工科的吧?如果不嫌弃的话,我虽然……”

 

“那真是帮大忙了!”

 

还没等对方说完,冲矢就像是找到了救星一样,“激动”地从椅子上站起,演技自然高超,看得柯南目瞪口呆。金发的服务生微笑收好菜单,绕到冲矢身侧弯下腰,身着围裙的模样更添一份家居。他倒是要看看对方能拿出什么“研究”来请他帮忙。

 

这下连柯南都开始替他着急,东都大学工科的研究生只是方面行动的身份,真要谈学术的话,一定会露馅的。喂喂,拿出研究什么的,赤井先生不会在逞强吧……

 

“我苦思了一晚上,一个字都没写出来,如果安室先生能帮忙的话就太好了……”

 

被对方不要脸的程度惊呆,安室气得要当场笑出声,他觉得自己可以确信坐在眼前的这位肯定是赤井秀一本人无误了,这和FBI总跑到各国去抢功劳瞎搅和的行为不是如出一辙吗?可惜现在是工作时间,他还得维持安室透的人设。

 

……

 

 

 

【安室先生,这周末可以麻烦你吗|ω•`)】

 

【(´▽`)ノ 我这周末都休息。能有机会帮上冲矢先生真是太好了。】

 

当晚,卸下伪装的冲矢——现在应该称呼他为赤井秀一比较合适,将平日沉默帅气的狙击手人设抛到脑后,沉迷扮演年下大学研究生,将从安室那里学来的颜文字运用的炉火纯青,完全不觉羞耻和尴尬。

 

如果说安室是一遇到和赤井有关的事情就会头脑发热,无法在多重身份里切换自如,变回冲动正义的降谷零。那么对于赤井而言,对方是唯一能让自己偶尔变得“稍微不那么像自己”的人,明知道自己被怀疑,还用冲矢昴的身份回应对方也好,答应交换号码也好,没有刻意避开路过波罗咖啡厅的路线也好。

 

两个三十岁左右的成年男性将战场搬到LINE,你来我往地打出一场无声又有点“可爱”的战斗,彼此都“玩得”不亦乐乎。

 

赤井估算了一下时间,对方现在应该正欣喜若狂地思考,周末该怎么样冲过来撕脸(物理),又漫不经心地敲上一句——

 

【对了,这次研究有一些立体模型,想拜托阿笠博士帮忙,听说少年侦探团的孩子们也想加入,所以商量后就将地点定在博士家……安室先生不会介意吧?】

 

“赤井——!”

 

耳边似乎能听到降谷零君愤怒的咆哮声。

 

平日沉默的FBI搜查官难得露出孩子气的一面,眯着墨绿的眼,品尝着波本酒,看起来心情很好。

 

即使猜到身份,但比起面对赤井,安室仍然会对他的冲矢状态要更加松懈一些。

 

对他来说,也是个观察和相处的好机会。

 

毕竟那张瞪圆眼含着杀气的脸比一本正经的假笑要可爱多了。有时候会忍不住想再看一次,所以才用冲矢昴的身份做出一些故意惹对方生气的行为。原本只是为了隐瞒假死和保护灰原才制造的假身份,没想到居然能带来这样的乐趣,也算是一石二鸟吧。

 

自娱自乐?不,是双方都乐在其中。

 

End

迟到了啊啊啊orz我错了! 祝爪爪生快天天开心!喝好喝的奶茶!

 

注解:

安室会使用颜文字的梗,好像是有一次我在翻animate官方店看谷子的时候,安室的谷是为波罗咖啡厅设计了新菜单,当时上面就有各种欢迎语+颜文字,似乎还看到有人评价说“原来他这么可爱的吗”之类的,如果记错了很抱歉,就当做私设叭

 

ps:写的时候手残,一度不小心把【安室气得要当场笑出声】写成【气得当场去世】,还好发现了哈哈哈哈哈

评论(2)

热度(145)

©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