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

四处爬墙

血色浪漫

ooc算我的



如果追人只需要热烈的甜言蜜语和鲜花,美味的糕点,那反而要简单得多,因为他看上的,是一个热衷于更大强度战斗,感情只是佐料的疯狂的鸟儿。除了他自己,没有什么能束缚他,所以他只好在对方遇到更强大的敌人之前,先让他变得更强。

这是他作为老师,也是作为恋人的责任和义务。

不过,对学生出手的自己还真是糟糕啊,双重意义上的,迪诺苦中作乐地想。他一边处理自己流血的伤口,看了一眼同样非常熟练包扎的年轻恋人,对方虽然有些疲惫,眉宇间还跃跃欲试。

即使身体疲倦了,心也永远不会疲倦,但不好好休息是不行的。

迪诺凑上前去,亲昵地轻轻拍了一下云雀的肩膀,顺手揽着他说:“我们先去吃饭吧,恭弥。”

云雀眉毛一跳,反射性抬起左手手肘,最后还是放了下去,默认地说:“……你太近了,跳马。”

明明感情只是佐料而已,却成了鸟儿新的牵绊。

评论

热度(1)

©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