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

四处爬墙

溯游(八下)

好吧下章就是下下

又多了一点事情要说

八中

——————————————————————————————

梅长苏从靖王府回来后时常侧卧在床上,眼神幽深地盯着某一处虚空,甄平跟黎纲在旁边看着,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能内心暗自着急。只是有时候飞流拿着小玩意趴在他的床前,梅长苏才偶尔展开笑颜,还会拿蔺晨飞回来的鸽子逗他。

其实梅长苏现在真的没什么好想的。拦在路上的障碍一个个除去,昔日的仇人纷纷落马,景琰前途光明根基渐稳,现在朝堂上渐渐被清流替代,他们想要达成的目的,需要的时机也是急不来的。

可是去这一趟靖王府之后他更无法静下心来。

梅长苏一遍遍回想那天在靖王府发生的事,把那些细节翻来覆去地琢磨,越想,就越感到害怕。

景琰没有对他突然提起卫峥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就好像他清楚梅长苏早就知道这个赤焰旧人,自己应该知道,而且没有向他报备的需要。

他又想着那时候他一条条详列下来,告诉景琰现在就急于翻案的风险,然而对方只是一口一个坚定的“知道”跟“要做”,现在要做,其言语之坚定,内心之不移,让他像吃了十颗定心丸一样安心,却也心惊。

不对,景琰的态度不该是这样的。喜欢一个人会让他变成这样吗?喜欢梅长苏,会让他对梅长苏在赤焰逆案一事上更宽容吗?

喜欢,爱慕,梅长苏的心弦颤了一下。他百思不得其解萧景琰为何会说出心慕梅长苏的话来,只是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早在景琰对他的看法与他自己期望的完全背离时,在景琰一次次反复的态度变化时,恐怕事情就有了苗头。这其实并不是一件突兀的事,只是他自己没能察觉,没能一开始……就把这株幼苗掐死。

景琰喜欢他啊,梅长苏惊诧万分,但其实他第一时间想的不是各种道德礼法,而是,就算他变成这样,景琰还是喜欢他的。

他还是喜欢他的。梅长苏内心感到丝丝安慰与甜意,这是不是说明,他没有变得那么可怕?可是他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子他自己最清楚,于是他更加害怕。

景琰向光而生,梅长苏诞于阴诡地狱,他不值得他喜欢。

好在,这株畸形的幼苗很快会随着他一起死去,景琰还是那个景琰。

但是现在对方又给了他另一种可能,那个想法盘踞在梅长苏脑海,挥之不去。

他是不是知道了、知道了他的身份?一想到这点,梅长苏内心就冰煎火熬,忍不住战战发抖。

景琰会怎么想梅长苏?怎么想林殊?梅长苏可以狠,可以搅弄朝局,可以背负一切血腥肮脏,但是他希望至少林殊能一直保持在景琰心中最初的样子,那是他跟景琰共同的净土。

他们一起并肩成长,一起上阵杀敌,他们一起受教于祁王兄,一起鄙弃阴谋权术。他早已不再是当初的模样,却希望景琰只记住他当初的模样,而不是现在这副苍白虚弱,需要他独独为他点起火盆,忧心他太过劳累,这副抬手便用计搅得金陵乱象丛生,满口算计的样子。

可是景琰若是知道,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是怎么知道的?

心病还需心药医,晏大夫虽然说了好几次梅长苏心思深沉,但病人屡教不改,他也只能吹胡子瞪眼,直到蔺晨回来。


蔺晨此番回来伴着欢快的风声。他连见他就远远跑开的飞流也顾不上追着逗了,进门就直奔主题。他整个人还是风尘仆仆的,脸上却满满都是喜悦。

“长苏,我有办法让你活下去了!开不开心?”

这话太直白了,因为太直白,梅长苏反倒呆住了。解毒后的时限一直如一头巨兽在他身后追赶着他。他想要达成的目标太过宏大,条件太苛刻,他必须比别人想得更多,更长远,他的人生经不起任何一点都差错,他也从未给自己留过后路。他计划的一切,是没有梅长苏的以后的。

可是现在蔺晨说,他能继续活下去了。他一直憋着的这口气,突然就松了,让他一下惶然起来。

他这副被吓到的样子倒是逗得蔺晨可开心,心想这个聪明绝顶的小没良心也有今天,随即梅长苏一开口就是把他气得要跳起来。

“……有多大把握?”

“我还会拿你的命开玩笑?!”

那就是很有把握了。

“你可只解过一次这毒,也从来没听说过能解决后遗症的,你现在突然跟我说你有办法了?”

梅长苏毕竟是梅长苏,他很快恢复成平时的样子,脸上带着点飞扬的笑意,上扬起眉角,仍是一副怀疑的样子。

“我承认,我是没有办法,不过我没有办法,不代表别人没有办法啊。”

“是景琰?”

蔺晨大大咧咧地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刚想得意一下,然而话还没说完又被梅长苏抢先了。

他瞪着眼睛指着梅长苏,看着对方沉稳自若地把他刚倒好的茶拿过去喝,才忿忿地说:“正是!”

梅长苏安静地喝茶,蔺晨看着他也没有说话,两人之间陷入沉寂。

直到梅长苏将茶缓缓饮尽,才开口问道:“告诉景琰这个法子的人是谁?”

“不知道。你别瞪我,虽然我不知道是怎么开的,但这法子确实可行啊。”

当然,什么预言、未来的无稽之谈,蔺晨没有相信萧景琰,但是看在这个耿直的靖王殿下这么努力地想让他接受这个药方,想要救长苏,他就勉为其难地试验了一番,也不把这个当做笑料爆给长苏了。

“你之前就是一直在捣鼓这个?”

“可不是么。不过说来你们两个也是好玩,这个非要瞒着那个,那个也非要瞒着这个,真是天生一对了,绝配呀。”

梅长苏拿起茶杯就作势要丢蔺晨,蔺晨马上一个蹿起,叫着飞流的名字脚底生风用轻功飞出去了。房间里只留下梅长苏一人对着蔺晨的背影无奈地笑了笑,手里把玩着青色的瓷杯,若有所思。


三月,正是即将皇族春猎的好日子,一叠战报堆到梁帝的案头,让他直接上了火。其中最令这位老皇帝头疼的便是大渝兴兵十万越境突袭,而国中数年积弱,一时竟是主和居多。

好在靖王萧景琰一番有条有理的分析下来,暂时稳住了朝中局势,而且他积极主战,深得君心。

局势不等人,几番商讨下来,梁帝最终敲定方案,内阁颁旨,靖王萧景琰率军十万,抗击大渝雄兵,择日誓师受印。

客卿梅长苏自请跟随,皇帝恩准。


评论(19)

热度(119)

©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