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

四处爬墙

听着小月半月为了剪辑阿诚视角而选出来的歌,只要为我爱一天,又回去翻地狱轮回。

地狱轮回,这不是世界的轮回,只是他一个人的轮回。

阿诚的世界观是一点一点重铸起来的。一个吃不饱穿不暖,连存活都没有保证的孩子,又怎么会去想信任?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

第一层生理上的需求

他为了活下去,一次次努力,一次次的失败,他改变了,他开始演戏,一切都是他表现出来的。他一面开心地笑着一面不甘心着在心里冷笑你真会演戏。

可是那时候明家是他唯一能想到,也唯一能抓到的救命稻草,他没有自救的能力。

终于他成功了,然后他的生命终止于下人。

第二层,安全上的需求

阿诚不甘心,不甘心这么死去,他明明有这样天大的作弊器,却害怕死去。他那么没有安全感,那么害怕,于是他做错了一件极大的事,他做了汉奸。

然后他死在明楼手里。

明楼自然是心痛的,他知道阿诚有多努力,但是他不明白自己教出来的人怎么会变成这样?他不知道他心里那忐忑几世的张皇与不安,他也不可能知道,他知道也不能太在意。他的世界太大,他没有办法太过在意一个小小的,下人的想法。

后来阿诚吸取了教训,他完成了他的第二层需求。然后他历经沧桑,看着风光归来的明家人,再次不甘的死去。

第三层,情感和归属的需要

这一次次轮回,即使最好用的工具,也是拖他下地狱的工具。

他一次次做得更好,却每一次都被告知还有更好的,也一次次都不满足,想要得到更多。

从笑客来太太的描写中,我们看得出,阿诚一开始是没有信仰的,他其实并不相信GD,他只是为了不被明楼抛下。

他又得到了他上一次想要的,但是为什么他这么努力,一次次付出血泪的教训才走到这一步,明台却可以那么轻松地站在他做梦都想站的位置?

难怪他妒忌啊,连我在旁边看着都感到不值啊。可是感情这种事最难说了。明台是救了明楼与明镜的恩人的孩子,而他只是一个有精神病的下人的养子。而且说起来明家真是没有一点对不起他啊,多亏了明家才能把他养成现在这幅样子。但是人从来对自己重视的感情渴求更多,阿诚在这段不对等的感情中渴求更多,于是他渴死了。

他做了第二件极大的错事。

他害死了明台。

大哥大姐怨他,他从明家滚了出去,纵使手握重权又怎样?原来这不是他想要的。

无论怎样明台都是集万众宠爱于一身的小少爷,而他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阿诚再不甘也认输了,他还能怎么跟一个死人比呢?于是他自杀了。这是他第一次自杀,也是唯一一次。

明家已经对他如斯重要,重要到隔阂产生,感情不复,他便生无可恋,可以默然死去。

当然,明家不是真的当他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只不过他永远比不上明台而已,但是他的死依旧让两位哥哥姐姐倍受打击。

我一直很好奇这一世,笑客来大大用近乎崩溃的表情来描述明楼。明楼一直是个非常镇定的人,若说谁的死亡能让他近乎崩溃,那个人必定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阿诚对他很重要。

但是阿诚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在他活着的时候,明楼掩饰得很好,因为掩饰得太好了,他才会这么疯狂地妒忌明台吧,明楼或许欣慰,欣赏,自己养大的孩子变成现在这幅模样,他以为他是理智的,是最好的助手,最好的伙伴,却永远想不通为什么他这么讨厌明台,讨厌到要他去死;而在他死后,他当然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之后辗转到十八世,情感和归宿,尊重和自我实现,阿诚实现了大部分,在感情上却一直是空白的。

他一直在明楼身边,他为什么一直围着明楼转?这样的感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后来笑客来大大描写阿诚说,或许在一开始他向他伸出手的时候,他的眼里就只有他了。

阿诚的愿望一直没有得到满足,满足的时候人会产生新的愿望,而没有满足的时候人会一直饥渴下去。

他想,在任何一个人心里也好,哪怕不是明楼,能不能有一个人把我当做最重要的人,而不是永远只是第二位、第三位,甚至第四位第五位第六位的存在。

当他这么想的时候,并不是随便一个人呢。

正如由乃说,阿雪,只要能陪在我身边,谁都可以。并不是真的谁都可以。

这份饥渴,只有明楼可以填满。

后来阿诚开始细细筹划,开始精细地演戏,可是这戏,又不是投入了真感情?

没有对比,就不会有落差。

如果没有前十七世,阿诚就不会对明楼态度变化这么敏感,就不会对汪曼春反应这么强烈,他迫切地想要拆散他们,因为他不想这个女人在他心中再比自己更重要了,何其患得患失。

之后的灯下黑,阿诚终于发现了他一个人的轮回,是平行世界,而不是重来。他死去的世界没有活过来,他做错事的世界没有弥补,他害死的人没有重来,世界没有重来,他在不成熟时犯下的错永远存在。

我不知道是一开始阿诚没有了解坤泽的世界观还是怎样,一开始这件事对他的冲击还没有平行世界的大,他还能吐槽说现在才栽跟头真是老天眷顾了,所以他对大哥说的我恨你我一直持保留意见。虽然后来阿诚以坤泽的身份试探明楼,看看他会不会再次为生理所控制,但是我想,平行世界论一直是对阿诚打击最大的,所以他一直想与人斗,与天斗,他从未放下这一点。

只是,他以往的经验太多,多得迷住了他的眼。他总认为自己被看做是不重要的,又岂不是他自己认为他自己不重要呢?

死间计划我不知道阿诚哥会怎样安排,但是我私心认为他不是去替死。

他一次次的轮回,一次次与命斗,他希望曼丽摆脱死局,如果明知道这样的下场,他还重新执行一次,岂不是又一次输了?

笑客来大大说,不要问她是HE还是BE,光看题目,触目惊心的BE感,但是一次次轮回的阿诚哥太让人心疼,真心希望能HE.

其实一开始想说的话歌里全唱出来了,如果你能像我爱你那样爱我一次就好了,像你对我那么重要一样把我也看得那么重要。

铜墙铁壁终于又回来了,可是他们之间还有很多东西需要磨合。

希望结局是他们变得最完美最契合的样子。

评论(22)

热度(117)

©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