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

四处爬墙

一个段子

混杂


看到那个白色的影子被抛下,他最后还是想也不想就冲过去接住了他,哪怕前一刻还说过不在乎他生死的话。

他紧紧搂着怀里的人,看着对方虚弱得几乎要死去的样子,冰冷的心突然开始皲裂,一点点露出里面的血肉,炽热,鲜血淋漓。

“我以为我已经忘记了,”一些幽远的记忆浮现,他不禁把怀里的人搂得更紧,语气平淡,却深藏无尽的迷茫与哀伤,“我以为我已经忘记了,可是我怎么可以忘记?一直支持我到现在的……”

过去的景象与眼前的景象重叠。

一直支持我做这些事的,就是为了不再让你死在我面前啊……

“小殊……”

幽深的黑眸里渐渐蒙上一层水雾,他动了一下眼眶,便有水珠从眼里抖落。

冰冷的水珠滴在梅长苏的脸上,他微微睁开眼,嘴角艰难地扯出一个弧度,努力伸手去摸眼前之人的脸。

“虽然你说你是另一个人,但是我知道,你还是景琰。”

不管你身上发生了什么,还是那个关心我的,善良的景琰。

萧景琰马上握住了他逐渐冰冷的手,眼眸更加深邃,似乎在酝酿着一场的风暴。

“上辈子是我欠你的。”萧景琰低声说着,突然从锦囊里拿出一颗果实,焕发着幽幽光彩,一看便知不是凡物。他放到梅长苏嘴边示意他吃下去。

梅长苏不疑有他,毫不犹豫地吃下去。弥留之际,最后让景琰高兴一下又怎么样呢。

“……这辈子换你欠我了。”一直脸色冰冷的萧景琰突然展露一个柔软的笑容,梅长苏心中警铃大作。

“我本想,如果我们注定要有一个人欠着另一个,我们这样一直互相欠着下去也没什么不好……”萧景琰紧紧抓住梅长苏的手,从两人身上爆发出精光,梅长苏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一股充满生机的力量在他体内绽开,又是一股温暖的力量从景琰那里传过来,护住他的心脉。

他心感不妙想要甩开萧景琰的手,可是比力气他现在怎么比得过?

他眼睁睁看着眼前的人青丝变白发,光滑的肌肤明显皱缩,整个人迅速苍老。

“萧景琰你疯了!”

梅长苏又惊又慌地怒吼。

“……可是这样太累了……小殊,记住,你不欠我什么。”

他想拉起梅长苏的手摸摸自己的脸,最后还是放弃了,用干皱的双手包住那只逐渐恢复生机恢复血色的手。

“答应我,好好活下去。”

“我当然会好好活下去,我可不欠你什么。”

梅长苏平稳地躺在冰冷的石板上,怔怔地望着眼前四散的荧光。他能清楚地感受到身体焕发着勃勃生机,就是现在去拉九头牛都没有问题。

“欠你的,是你的小殊,我欠的,是我的景琰。但是我一定……不会让景琰变成你这个样子。”

梅长苏擦掉眼泪,最后看一眼堆成小山的白色粉末,往出口走去。

那里还有人在等他。

评论(10)

热度(14)

©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