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

四处爬墙

我想要一个实力宠弟的世界(一)

这个脑洞跟某个gn对【凯凯靖王拿着剧本跟黄维德誉王在大殿前讨论剧情两个人都笑得很开心】照片的评论杂糅了,我会回去找她说明的OTL

大概前半段景琰都会存在于记忆中_(:зゝ∠)_

不存在于世的平行时间线

不知道怎么打tag

要说这金陵城最近发生的大事,最让人议论纷纷的非靖王萧景琰得了离魂症这件事莫属。按理说这样的皇室秘辛本不应该如此宣扬,暗中医治便是,可是也不知道是哪个有心人把这样的消息大肆散播出去,什么遇刺下毒巫蛊都有人说,真是为这位一直存在若无形的靖王博足了存在感,等梁帝为了皇室颜面要堵众人之口的时候,这件事已经闹得全城人竟皆知了。

啊,不包括梅长苏。

恰逢梅宗主这几天处于病中,一直昏昏沉沉没有意识,等他病稍微好一点能起身的时候,事情已经发生快七天了。

收到部下搜集到的新消息,梅长苏真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一股火气窝藏于心,想要狠狠发泄出来,把自己气得直咳嗽。

“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把我叫醒?!”

景琰、景琰怎么样了?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这样的事情?又会是谁做的?梅长苏的心里惴惴不安,忽冷忽热,害怕是自己的计划哪里出了差错,让敌人已经开始对景琰实施诡计,他应该把他保护得更好的。

“景琰到底出了什么事?靖王府那边怎么说?”

梅长苏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七天,能补救一点是一点,然而他宽大的衣袖下暴起的青筋只有他自己懂得。

“列将军说,的确是离魂症,来得很突然,但是没有什么遇刺,靖王的身体也没有什么别的大碍。”

甄平恭顺地回答。

“……确定那个人还是景琰?”梅长苏低声确认到。

这个想法太可怕,可怕到他全身更加冰冷,这么一想,比起景琰已经遭到毒手,他到更宁愿对方是真的得了离魂症了。

“没有被掉包,静妃娘娘也确认过了。”

“……”梅长苏想了一下,把飞流叫过来,柔声说,“飞流啊,你最近还有去水牛哥哥家里吗?”

“苏哥哥,嗯。”飞流开心地用力头。

飞流依旧在靖王府高来高去飞得很愉快,他手中正是靖王府开得正好的一枝梅花,虽有严霜覆于上,却不掩其妍丽。

这是个好的兆头,说明靖王府现在掌权的那个没有跟他一墙之隔的邻居恶交的想法。

“水牛哥哥有没有对你说什么?”

梅长苏继续问道。他与景琰一直是在暗处结盟,现下这个情况,事情真是太尴尬了,他必须尽快弄清楚景琰的情况。

“好吃的。”飞流像是想到什么人间大乐,眼睛一下亮闪闪的,这个回答绕是梅长苏也品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不是不明白飞流说的话,而是不明白得了离魂症的萧景琰的用意。

“好吃的?”

“还有,苏哥哥,好起来。”飞流说着把手上的红梅递向他最敬爱的苏哥哥,点点寒霜因为室内的温热很快融化成水珠,花朵在水光中更是娇艳欲滴。

是祝礼。

不过梅长苏很快便明白飞流那句好吃的,是指什么了。


萧景琰失忆了,可他背后所代表的势力却没有失忆,誉王当机立断在这个时候对靖王做起一个好哥哥,最大程度争取靖王与他背后所代表的军力。

以前景琰就是死脑筋,咬定的东西就咬死到底不肯松口,现在可不一样了,现在的景琰可好对付多了。

靖王似乎是一夜忘记了凡尘之事,很多事情都要重新学过,真真称得上是如一张白纸任人涂抹。而且现在的他总是有很多开心的事,时常笑得如孩童一般,但是又没有丧失心智,说话做事有条有理,不任性,对谁都和和气气的。这样无害又平易近人的人,任谁都很难讨厌他。

誉王此刻就是来跟梅长苏道喜来的。

景宣因为之前发生的事情,一时拉不下脸来向景琰示好,倒是让他抢占了先机,趁这个时候迅速拉近与景琰的距离,他仿佛已经看到萧景琰带兵归于他麾下的未来。

让梅长苏感到诧异的是,誉王此时对萧景琰这个弟弟好像还真的有几分真心,话里话外不免透露出一些对自家晚辈的喜爱,这件事本身就足够让他毛发悚然了。到底是誉王发现了他真正的立场开始对他演戏,还是他真的对现在这个景琰十分满意?不论是哪一个,都让他必须打起比以往多十倍的精神来。

“那苏某就提前恭喜殿下了。靖王重情,若是殿下在他发病期间与他感情深厚,料想就是等他病好了,也不会再驳您的面。"梅长苏脸上的表情比往日礼节性的笑容要热上几分,仿佛他也觉得这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聪明人都应该趁此多咬几口。

“不过,苏某还是要多言一句,靖王的离魂症,真的可以确认了?”

梅长苏微微收敛了神色,眉间有些凝重之意。

“本王知道苏先生心细,”誉王一哂,但可以看出他对梅长苏的话其实不甚在意,“不过景琰向来直率,他是断然做不出这样蒙骗天下人的举动的,而且……”

誉王似是想到什么,又是一笑:“苏先生看到景琰就明白了,正好,景琰听本王提起苏先生,也一直很想再见苏先生一面。苏先生意下如何?”

“苏某此前一直在生病,竟然错过了这样的大事,的确是该好好拜访一下靖王殿下。”

梅长苏唇边是淡淡的笑意,只是没有笑到眼里。

哪里是因为誉王提起?是一直都很想找个机会见他一面吧。

飞流越墙的时候,失忆的景琰没有阻止这个能威胁到他性命的外人,还对他说希望梅长苏快点好起来,那么景琰是知道梅长苏,并且接受了梅长苏的。他本来以为这是件好事,可若是景琰一开始就从列战英口中知晓两人之间的同盟,又为什么不使用密道?

再者便是,若景琰只是单纯的失忆,未失掉自己的脾性,他怎么会这么轻易接受梅长苏?又怎么能办到在未向誉王明确表态的情况下便让对方对他十分满意,仿若真正的情同手足?若景琰已经完全变成另一个人……?

处处透着矛盾,只是梅长苏可以肯定,这个景琰绝对不像誉王说的那样单纯。

他担忧景琰是被人控制住了。

评论(20)

热度(135)

©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