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

四处爬墙

我想要一个实力宠弟的世界(二)

我找了一遍LO找不到那个GN了,她不会把那条删了吧……

总之我明天再找一遍OTL


太子在靖王府前当着誉王的面把靖王截走了。

誉王当场就放下话说,景宣以为他这样就有用了?他知道景琰爱吃什么吗?哼,看着吧。

听到蒙挚绘声绘色地跟他说这个消息,梅长苏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静静地把手中的茶喝完。这个事态走向他也是看不懂了,就算是要趁现在争取景琰,跟景琰爱吃什么又有什么关系?还有誉王这话说的,好像他很了解景琰似的,梅长苏心里一阵恶寒。他打算等萧景琰回来,无论如何今晚就拉响密道的铃铛,他真是一刻都等不下去了。

不过转头梅长苏还是问了一下飞流:“飞流啊,你知道水牛哥哥喜欢吃什么吗?”

“嗯……榛子酥。”飞流想了一会,认真地说。

蒙挚就笑了:“小殊啊,这靖王爱吃榛子酥,不是大家都知道的嘛?”

梅长苏只是漫不经心地笑笑,眼神有点抑郁。既然静姨已经确认过,他是相信静姨的,毕竟景琰可是她的亲生儿子,她自然要万般确认才能放下心来肯定地说景琰的确是景琰。

“蒙大哥来我这里不只是想说这个的吧?”

“嘿嘿,你不是病才好转嘛,小殊你还没见过靖王,现在也不太方便吧?”

现在这靖王,一扫往日那种被感情被时间揉进骨子里的因为往事而压抑的阴沉,表面看上去和和气气的,不争不闹,就连一向厌烦靖王的皇上都不禁转变了对他的看法,好几次偶然提及似的向他夸了几声靖王,现在这种情况,蒙挚还真摸不准如果把小殊的事情暴露出来,这样的靖王是否还会跟他们同仇敌忾。

蒙挚为自己想到了这一点,能为小殊排忧解难感到开心,一个击掌说到:“我怕你担心靖王,就想来跟你说说他的情况,没想到啊,就在靖王府门口看到那一幕。”

“蒙大哥在朝中见过景琰,景琰现在是什么情况?”

虽然梅长苏刚刚赌气在心里想着今晚就去找萧景琰,但是蒙挚也来得正是时候,他也的确需要提前多了解一下现在景琰是变成了什么样子。

“这靖王啊,真的是大变样了。跟他相处过的人都说好,他待人亲和,为人风趣,虽然有时候会有一些奇怪的举动,但最重要的是,他为人真挚。”蒙挚把靖王夸了一番,一口气喝了杯茶水,又继续说道,“当然啊,我不是说以前的他不好,小殊的眼光肯定是好的。怎么说呢,如果以前的靖王是有棱有角的山,现在就是……就像那棵树一样。”

蒙挚想了想,视线不经意间转到庭院,便猛地指着其中一棵树说:“仍是葱葱郁郁的,让人心生接近之意。”

“不过,现在靖王已经不记得以前的事了,跟皇上,跟太子还有誉王关系都缓和了很多,我看着都着急,他未必还会继续履行跟你的盟约。”

不记得了,是真的不记得了吗?景琰向来孝顺,他有什么计划不会瞒着静姨的,而静姨也不会瞒着他的。那么景琰对梅长苏又是什么想法呢?

梅长苏思索着,不自觉搓起了手指,问道:“蒙大哥,景琰奇怪的举动是指?”

“啊,就是那个嘛,靖王不是忘了很多事吗,所有有时候我们说的话他不一定能完全理解,有时候他也会说一些我们听不懂的话,不过看他笑得那么开心,虽然无法理解,我们也跟着一起笑啦。”

“……”

梅长苏前面还在认真听着,听到最后一句,他无语地想,蒙大哥,这个你真的不用特意说出来的。可是他又不禁想起,在年少的日子里,那个虽然总是努力做一个沉稳的大人,但还是很爱笑的景琰,景琰曾经也是能开怀大笑的。

他本来就觉得把景琰拖入这条夺嫡之路是他对他有所亏欠,可现在,若是景琰过得很快乐,他还要继续把他拉下水吗?

梅长苏少有地感到了迷茫。


其实太子跟誉王对靖王,虽然没有当初那么夸张跟张扬,但还是颇有点当初争夺麒麟才子的感觉。梁帝一切都看在眼里听在耳里,他怎么会不明白这两兄弟实际上在闹什么?就跟当初他俩争夺苏哲一样,夺的是一个谋士,现在争景琰,争的是军中的话语权。

但是梁帝不担心,他不仅自己不担心,还反过来宽慰静慧的静妃,拍拍她的手臂让她放心:“你就别操心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三兄弟,关系好一点也是好的。你别看景琰心实,他在这方面可明白着呢,景琰说到底还是我儿子啊。”

他嘴上虽然这么说,若是他真的希望所有的儿子都和和气气的,也不会扶持景桓起来牵制景宣了。只不过他试探过景琰,而景琰的回答也让他十分满意,所以他此刻才乐得看儿子们的好戏。

不管景琰跟哪个皇兄交好,他都首先是他的儿子,是他的人。

明确了这一点,那底下的人小打小闹对梁帝来说都不是事儿。

梁帝向来喜欢乖巧听话的儿子,所以他十分宠爱景宣。现在景琰这么听话明事理,不再像以前那样老是惦记着以前那件事,跟他顶嘴,他当然也是越看越喜欢景琰。更重要的是,他一向霸道,现在看到总是倔着的景琰先低下了头,他一下就心软了,连带看着景琰做的事情都宽松了很多要求。

静妃知道皇上不会拿她的儿子杀鸡儆猴,也只是稍微宽了一下心。母子天性,从知道景琰出事那天起,她就没有真正安心过。好在皇上体恤他们母子,让景琰时常进宫来看她。

景琰进宫时对她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在她提起小殊时笑得很开心却不多问,在她假装偶然提起苏哲时又说,会好好对待苏先生的,这哪里是一个得了离魂症的人会有的反应呢?

景琰是遇到了什么事,连她都不能说?

景琰会这么说,又是不是知道了小殊的事?


其实某个得了离魂症的人,并没有想这么多,他只是知道,梅长苏核心阵线的这些人,都是值得信任的,比如静妃,比如蒙挚,比如飞流,在这些人面前不必把神经绷得那么紧,可是他也不知道要不要就此打开天窗说亮话,包括静妃——虽然这位母亲非常爱护她的儿子,这些人性格都不是那么稳得住的。

他一开始就想去找梅长苏把一切都说清楚然后大家一起想办法的,但是不巧梅长苏在病中,就生生地蹉跎至今。不过话说回来对象是梅长苏的至交好友萧景琰,恐怕梅长苏也不是个能稳得住的。

他从一开始的提心吊胆生怕被别人发现他是魂穿的到现在也算是勉强适应了古代的生活……啊对,魂穿,网瘾boy凯凯王怎么也想不到他不过趁拍戏间隙在片场刷个微博就穿了,还是穿到他自己演的已经上映的琅琊榜里。

愤怒的靖王凯想这完全不符合穿越的定理,现在穿越也太随便了,想穿就穿,一点逻辑都没有。

好在这里是剧中的琅琊榜,不是书版琅琊榜,不然他不仅真的一个人都不认识,可能连字都要不认识一个了。

在靖王忠心耿耿的副将列战英的监督下,他又练了一天的字跟武,然后跟两位皇兄打打太极,还附赠请客——这真是他穿到这里来最期待的事情。

在宫里有静妃做得精致糕点,在外有两位皇兄请的色香味形俱全的美餐,还都不需要他花钱,凯凯王可真是乐死了。

然后在他乐得一个人在房间里打滚的时候,催命一般的铃铛声响起了。


评论(18)

热度(108)

©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