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

四处爬墙

我想要一个实力宠弟的世界(三)

宝宝智商不高所以写出来的东西也拉低角色智商真是对不起了

(一)(二)

凯凯王是个很容易受到惊吓的人,而且受到惊吓时表情动作都十分明显,所以他当时就往后跳了一下差点撞翻一旁的案几又急忙把它扶正。好不容易松了口气才反应过来似的捂着刚刚被撞到的地方直喊痛。

“怎么是这个时候……不对,现在会拉响铃铛的,也只有梅长苏了吧。”他龇牙咧嘴狰狞着表情揉了揉手肘小声嘀咕道。

列战英当然跟他说过梅长苏的事情。

不得不说他穿在一个无法糊弄的时机,也清醒在一个非常好的地点跟时机,再怎么不敢相信也无法欺骗自己这是节目组的活动,当然如果真的是就好了,反正他是以蠢固粉嘛,就算弄错了也无所谓。

玩了一会萧景琰的真长发,感受一下古代的睡衣跟不怎么柔软的床,因为拍戏跟活动时间排得很紧睡眠很少的小狮子当机立断躺下继续睡,睡到列战英感觉到不对劲来叫他起床,才装模作样地假装失忆了。不得不说虽然穿越文失忆这种借口很扯淡,但是也很好用。

王凯当初看剧本跟小说的时候就很喜欢萧景琰这个角色,这也是他理想中的样子,百折不屈,他自己在现实生活中也有一些这样的共性,所以他虽然打算释放本性,但是在列战英面前也表现得比较像靖王,嗯……比较。

列小哥很给力地在惊慌失措一番后,信了!他想去求助梅长苏,苏先生又重病不见客,还是凯凯王先稳住他,让他先跟自己说一下现在的情况。

列战英看到自家殿下还是这么沉静,心蓦然就放下了一半,就算是得了离魂症的殿下,也还是殿下。他便一五一十地跟凯凯王说了他所知道的一切跟靖王有关的事,当然包括十二年前的事,苏先生跟参与夺嫡的事。

虽然早就知道这些事,也感动过,哭过,但是重新听别人提起,王凯还是内心一阵感伤。这不是演戏,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些事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就发生过,发生在这些人的身上,发生在萧景琰跟梅长苏的身上,他顿时就红了眼眶,又是把列战英吓到了。

现在他要去见梅长苏了,他要去见这个关键人物了,去见这个……虽然背负着一切,却仍是霁月风清,赤子之心的,让人敬佩的人。

凯凯王握紧拳头,暗暗给自己打打气,摸索了一会,打开了密道的门。


梅长苏坐在密道里等了一会,心想要不要再去拉一次铃,然后他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

不似景琰的脚步声,因为来人不像习武之人,但是来的的确是景琰,是景琰的眉眼,景琰的身型。

对方似是想要快点见到他,快步走到他面前几步远的时候,又稳稳立住了。

“苏先生。”

景琰一开口,梅长苏一下便体会到他人所说的不同。以往景琰如锐利的冷风,虽然小心地不想伤害到他,但是那股劲风仍在,而现在的景琰却让人感觉很暖。他的脸色带着融融笑意,整个人在他面前也很放松。

梅长苏一怔,他心中一股热流涌过,又很快拦住了,不行,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殿下。”

梅长苏正要行礼,对方却一把扶住他,很随意地说:“行了,我们之间就别在意这些礼节了。”

凯凯王很快松开了手。古人与现代人不同,大多非常克制,不与旁人又过多的肢体接触,他也不是能与梅长苏打闹的幼时好友萧景琰。

“我知道先生肯定有很多话想问我,我也有很多事要告诉先生。”王凯直视着梅长苏的双眼,随即笑了一下,“去你房里,你不介意吧?”

梅长苏要把自己钉死在萧景琰的谋士这个身份上,当然不会在这方面反驳他,况且这样的小事对他们所要谈的事也没有什么影响。

梅长苏的房里真的很暖,从阴冷的密道出来不久,身体一下就暖了,王凯忍不住在暗处动了动身上的衣服,又疑心梅长苏是看到了他的小动作,他马上正色道:“想来我得了离魂症让先生担心了,这件事说起来可能让人难以置信,这件事我也只打算告诉先生,至于先生斟酌之后有什么计划,还打算告诉谁,我都相信先生。”

王凯虽然平时都是以阳光暖男的形象示人,但是这些年来,能得到别人的认可,他的演技也不是说好听的。与朝堂上的那些老人精周旋,虽然胆战心惊,但是也更加激起他的干劲。说到底他是热爱着演戏的,虽然这是一场不能NG,不知道何时可以出画的长戏,但是时常有着迷之自信的王凯这次办到了。

所以王凯一旦正经起来也很快把梅长苏代入了氛围。

梅长苏当然注意到了对方称呼用语,感觉两人非常的贴近,而且景琰十分相信他。

心弦一颤。景琰本应最讨厌他这样的人。

“殿下请说。”

这套话凯凯王早就想好了,在梅长苏还在生病的时候,他就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毫无疑问他是站在梅长苏这边的,他喜欢萧景琰,同样也心疼梅长苏,如果可以,他希望这些在泥沼中苦苦挣扎的人都能过得更轻松一点,至少,别再让萧景琰三番五次刺激梅长苏,也绝对不要用梅长苏去换取击败大渝的胜利。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端正地坐在对面的人,把穿越的事、琅琊榜的两种可能未来走向一股脑全都告诉了对方。

“你……需不需要我做些证明?”

说完王凯有点口干舌燥地舔舔嘴唇,然后看到梅长苏一直沉默地直着眼睛望着他,怒发冲冠,呲目欲裂,但是也没有要先说话的意思,他只好再次开口率先打破这份静默。

他是不是太过直白了?

他也是不自觉太过依赖梅长苏了,毕竟身边这人也只是个跟他年纪相近,想得更多一点的同龄人。 

“……那你有什么办法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不一样了,虽然这个人也有一颗柔软的心,但是待人处事,还有那些小动作,跟景琰都不一样。还有对方透露的事……

梅长苏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一个巨大的漩涡,身体跟心都沉得厉害,他胸口一紧,忍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

“你别激动……!”王凯慌了,他是知道梅长苏的身体的,“虽然我没有任何证据但是我就是感觉得到萧景琰还在!对,他还在这里!他不会有事的,我也不会让他有事的!还有其他人,都不会有事的!”

梅长苏看着景琰近在咫尺关切的脸,虚弱地苦笑了一下。

“我知道了。”

这个人知道他的身份,知道他跟景琰的关系,知道他的计划,知道他们的恨,他们的目的,最重要的是,他在景琰的身体里。

不说各人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梅长苏筹划了这么久,一些事他的确早早就开始准备,王凯说得很多事情也合得上,这件事他可以信了一半。

“你说你能感觉到景琰还在,那你能跟景琰交流吗?”

“……不能。”王凯干巴巴地说,看到梅长苏脸上浮现出熟悉的嫌弃的表情,他不禁嘟了嘟嘴,一脸委屈,“所以我说没有任何证据嘛。”

梅长苏突然就觉得不能直视这张脸了。他把视线往下移,又听到对方抱怨般地说到:“其实魂穿吧大多时候都是双向的,既然我来了萧景琰这边呢,他可能就到我那边去了,不过可能是因为我在他身体里的缘故,跟他还有那么点微妙的联系吧,所以我就是直觉他还在这里,问题是我要怎么回去。诶呀说起来不管萧景琰有没有过去惨的都是我啊,”说到后面凯凯王忍不住一拍脑门哀嚎起来,“我当时可还是在工作呢,也不知道我是昏过去了还是怎样,这下都旷工一个礼拜了都,我还能演一演萧景琰,但是这位殿下过去可不会帮我演戏啊。”

梅长苏看他那个表现的劲儿,忍不住“噗”的笑出声。

“行了行了,知道你辛苦你不容易。”

梅长苏也知道,对方不想让自己太过沉浸于这些难事中。

两个既陌生又熟悉的人互相筑起的围墙渐渐松塌了一些。

两人又就后续事项谈到深夜,王凯方才离去。

梅长苏正要睡下,可是没过多久铃铛又响起来了。

“可是还有什么要紧的事?”

看着对方这么严肃,凯凯王一时间都不好意思开口了。他尴尬地笑了一下,随即睁大眼睛表示十分无辜:“我出不去了。”

小狮子是在梅长苏面前放下警戒了,可是梅长苏还不能适应他用这张脸做出这样那样各种……俏皮的表情,梅长苏无语了一会,才说:“什么出不去?”

“就是,那个,”王凯指指黑洞洞的密道,不好意思地说,“我忘了密道是要从外面打开的……现在那边没有人,我就出不去了……”

……

梅长苏觉得,或许另一半他也可以信了,因为王凯实在不像是会说谎的人,即便他想的话就很会演戏。


评论(26)

热度(132)

©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