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

四处爬墙

溯游(八完)

上章

算啦再拖了也难看,再搞个终章吧


四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足够让一些有异心的人产生异动了。

彼时献王、誉王的封地,还有一些偏远之地,都趁这次大渝来袭有所骚动,不过大梁虽然出动了大量兵力,还仍有余力保卫王城,梁帝雷霆一怒很快便把这些趁火打劫的虾兵蟹将都镇压下去了。

此时靖王带回大胜的消息,让梁帝甚是欣喜,心中不禁产生一个想法。

不过在此之前,他对一些事仍抱有疑虑。

梅长苏是好好地任性一把,军中要不传出一点风声是不可能的。虽然他跟萧景琰都有意引导传言走向,但是梁帝生性多疑,他要怀疑什么,根本无需多言,只要给他一点火星便成。

可是梅长苏不会后悔,他压抑了十二年,却从来没有忘记过铁马冰河的残梦,这是他心心念念的世界,这样的酣畅淋漓,简直像是回光返照换来的,每分每秒都分外珍贵,做梦的又岂是只有萧景琰一个?不过同时他也十分清醒,事实已成,他也是时候修改自己的计划了。两全之法虽让前路更艰难,却不是毫无办法。

梅长苏不后悔,萧景琰更不会后悔。

梁帝先是单独召见了靖王,询问一些战场的事,关于大渝的政见,又提到了梅长苏。

 

“儿臣也很好奇,苏先生在行军途中还时常发病,可是到真正上战场的时候,先生又像是好了,还请求儿臣一定要给他一个武将的职位。”

萧景琰感到奇怪的神色不似作伪。梁帝虽然怀疑这个儿子,却又对他的品性有着莫名的信任。他的手指在书案上敲了敲,问道:“那你就答应他了?”

“一开始没有。父皇您也是领过兵上过战场的人,行兵打仗怎能随便给人安排一个职位,况且,儿臣以为,苏先生的才能在于排兵布阵,更不可能放他去送死。”

萧景琰一板一眼地说。

“可是后来你还是答应他了。”

梁帝挑眉,话里带着笑意,也暗藏深意。

“是。后来苏先生凭一己之力在将士之间获得了认可,儿臣观苏先生也确实可用,所以儿臣斗胆,破格授予先生副将的职权。儿臣向父皇请罪。”

萧景琰说到请罪,再次向梁帝行了一个大礼。

梁帝虽然不怎么喜欢萧景琰的性格,但是这一点,他还是蛮喜欢的。

“景琰啊,你好大的胆子!”梁帝重喝一声施以震慑,隔了一会看景琰依旧顺服地俯在地上,才换上一副仁慈的口吻,“好了好了,打赢了就好,回来就好。”

“不,的确是儿臣冒险了。”萧景琰把话说得清清楚楚,“儿臣明知道有风险,苏先生身边一直带着一位大夫,每天诊脉吃药从未间断,儿臣明知道苏先生随时可能倒下却还是用了他。”

这孩子太老实了,连点漂亮话都不会说。

虽然大梁大胜,梁帝心里还是有点怒火的,他最忌讳军中擅作主张不听从他的命令,但是景琰不同,景琰错了就好好认错,到让他觉得这些事也没那么严重了。等萧景琰临走前交还兵符,梁帝这颗多疑的心算是彻底放下了。

景琰是个好孩子,景琰没变,非要闹出点事来的就是梅长苏了。

当初他看景琰心实,怕他再被人轻易陷害,的确有意让景琰拉拢梅长苏。不过这梅长苏到底是在野之人,不安分,好在景琰没有偏听偏信,脑袋很清楚,刚刚也没有帮他说话。这个梅长苏是该敲打敲打了。

之后梁帝又召见了梅长苏。

梅长苏虽然早就跟萧景琰谈过这件事情,还为此停了一段时间的药以作准备,这个消息还是让萧景琰一时间慌张失措。

关心则乱,他虽然没能在未来的文字记载中看到那段带着隐痛的在朝堂上对梅长苏身份的揭露,却同样害怕这个冷心冷血的父皇会对小殊做出跟对祁王兄一样的事情来。

“景琰,你就放心吧,梅长苏不过是一个……用药力激发身体潜能,博取旁人关注,心比天高的在野之人……”

“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

萧景琰飞快地打断了梅长苏的话,又气又急,眼睛瞪得圆圆的,仿佛对方随心的比喻剜的是他心头的肉一样。

“你一定会活得好好的,甚至会比我更长久……”

萧景琰紧紧握住对方的手。虽然毒已经完全拔出,但是梅长苏体内的平衡还需用药调节,现在这一停药,原本好起来的身体更加迅速地衰败下去,手也是冰凉冰凉的。

“……”梅长苏感受着从萧景琰双手传来的温暖的热度,把另一只手也送上去,失笑道,“景琰,你这样就没意思了。我要活得比你久干什么?”

“梅长苏跟靖王也没有过好的交情,既影响不了靖王的决策,又动摇不了他的江山,这样一只小蝼蚁,虽然捏死容易,可是他也不屑于捏死。”

“我知道我都知道!小殊!”萧景琰深深地看了梅长苏一眼,又转过头去,声音有点哽咽,“可是我不想,不想明明知道结果,明明做出了改变却还是走到这一步!”

“……景琰,别怕。”梅长苏让自己倒下去,把头靠在萧景琰的肩上。人都是会贪心的,一旦有了后路,他好像也变得有点贪心起来了,“相信我,我们可是同生共死的好兄弟啊,我一定会活得跟你一样久。”

萧景琰的手指抽动了一下,闷闷地回答了一声“嗯”。

 

事后封赏,梅长苏将功抵过,有大量的赏赐,却并未授予官职。

这位麒麟才子波澜不惊地受下了。

八月三十日,皇帝寿诞。

九月,册立东宫,举行太子加冕礼。

原靖王妃已逝,正位虚悬,梁帝意为太子选立新的太子妃,萧景琰却鬼使神差地以为太皇太后守孝拒绝了。父子俩当时就闹得个不合,还是静妃以情以礼好好地劝解了陛下。

此事梅长苏也很快得到了消息。

待萧景琰到苏宅的时候,他的脸色很不好:“景琰,你不应该拒绝的。如果在这件事上惹恼那个皇帝陛下,得不偿失。选立太子妃,对你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萧景琰没想到在宫里被父皇说,在苏宅又被小殊说,顿时梗着脖子道:“反正他不可能刚立完太子又废除吧?”

“景琰!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就算立了太子妃,对我们所谋之事也没有太大影响。”

梅长苏真的不明白萧景琰做这件事的意义吗?他的心抖得厉害,既想要听到那些话,又拒绝听到那些话。

“有影响!”梅长苏话音未落萧景琰便吼了出来,他死死盯着梅长苏,眼神像是要透过他的眼睛直射入心里,看看他这颗心到底在想什么,“我不乐意!”

“景琰,你不要任性。”

梅长苏有些疲惫地沉下声音。虽然在见过梁帝之后他就马上开始重新喝药,但是要想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也要花上更多的时间。

“小殊,你真的……”萧景琰还是忍不住想要对梅长苏开口,他的眼神太深情,太明亮,百般情绪交织着,却满含希望。

梅长苏突然觉得害怕,他迅速打断了萧景琰的话以此来表示自己的拒绝。

“过完年,翻案之后我就走。”

萧景琰果然愣住了。他像是一时间不能理解梅长苏的话语,过了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要走?去哪里?”

“或许是回廊州,或许是去琅琊山,又或许是四处走走游山玩水。你放心,过个三五年我就回来看你,你我的兄弟之情,朋友之谊,总不至于因为这样就维持不住了吧?”

梅长苏脸上是完美的微笑,萧景琰却笑不出来。


评论(4)

热度(104)

©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