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

四处爬墙

我想要一个实力宠弟的世界(四)

说了是平行世界所以时间线全部混乱不要太在意哈_(:зゝ∠)_

(三)


摊牌了之后王凯仍有无数话要跟梅长苏说。虽然他不是个话唠,但是他这几天实在是憋了太多的话无处可说了。

放在首位的肯定是他如何回去,又如何让萧景琰清醒。

他确定自己真的只是好好拍戏,没有乱捡东西,没有帮助过也没有惹过奇怪的人,当天星象也没有什么异常。他也问过列战英,叫他仔仔细细地回忆,这边也同样没有什么奇怪的天象,萧景琰也没有做什么跟平时不一样的事情,身体也没有什么异常……唯一的异常就是他的存在。似乎只能从鬼神志怪下手了。不过本来这种事情就已经超出科学范畴,很毁他的世界观了。

其次是卫峥跟聂锋的事。赤焰中人的安危对梅长苏来说同样无比重要,那都是他背负在身上的命,是他同生共死的兄弟。梅长苏当天晚上彻夜不眠思考了应对方案,确定可行,把各种可能的意外跟后患也做了布置,才敢安心睡去,第二天便让可信的人下去执行。

还有巡防营的事情,虽然在王凯来之前萧景琰已经安排好,但他还是要跟梅长苏恶补一下军事知识。

毕竟王凯现在绑在景琰身上,梅长苏不好拒绝,不过他一开始也不打算教对方太深的知识。但是话没说几句,他就发现完全是他自己想多了。虽然王凯说话条理清晰,自有自己看世界的一套想法,但是他真的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他更应该担心的是,先教他现世的常识吧。

梅长苏颇为担忧地想。

“我看让飞流来教你都可以了。”

中场休息的时候,梅长苏松懈地把书本摊在面前,忍不住说。因为双方的理念都已经根深蒂固了,谁都无法矫正谁,有时候王凯比庭生还难教……当然,庭生可听话了。不过他虽然在一些方面如幼儿,一些观念却是让人耳目一新。

“没有这么夸张吧?”凯凯王先是眼睛瞪得圆圆的,像听到了不可理喻的话,又歪歪脖子用狗狗眼指控一般望着梅长苏,扁扁嘴,“我们之前也是经过老师训练的,比如礼仪啊,骑射……呃,骑马啊,还有一些科普啊……”

明知道眼前的人不是景琰,梅长苏还是不禁被这双水亮的眼睛看得心软,感到内心有一块砖松动了,他连忙“咳咳”两声:“礼仪?”

王凯本来直起身子,还担心梅长苏是真的咳嗽了,现在看他这一脸的意有所指,就知道他是在揶揄自己了。他讪讪地笑着端正了坐姿。

“这不是,我们不习惯这样啊,坐久了脚会麻的。”

王凯说完,绷紧了表情,目光炯然,气场外放。姿态无可挑剔,乍一看过去还真有点景琰的样子。梅长苏心想,让他演景琰好在不会太差。

“你再跟我说说,你们那里的事情吧?”

梅长苏心念一动,突然说道。虽然未来朝代更替沧海桑田斗转星移,与他所守护的这个国家已经没有关系,他还是想知道,未来的百姓过得如何。

“未来……”王凯沉吟了一会,正待开口,外面传来快速稳健的脚步声。

蒙挚翻墙后一直大大咧咧地过来,还没见到人就要喊小殊,现在定晴一看还有个靖王在旁边,那一脸的喜色跟那个“小”字就这么卡住了。

蒙挚虽然粗犷,也算有心了,他努力让自己的脸色不要显得那么僵硬,一时也摸不清这个看起来神色肃然的靖王到底是好了还是没好,跟小殊又是处于什么情况,他利落地恭恭敬敬向靖王行了个礼:“靖王殿下。”

梅长苏也没有解释,在这方面他跟王凯一样,觉得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只是静姨那边……要担心受怕了。

王凯看蒙挚夸张的表情,心想,蒙大统领啊蒙大统领,要是萧景琰在这,三番四次看到你们这样,不怀疑才怪了。他在内心狂笑一番,表面上想绷住脸失败了,干脆伴着笑声喊了一声:“蒙大哥。”

梅长苏眉间一跳,忍住了想伸脚踹这个人一下的冲动。

蒙挚倒是真的要吓飞了,现在看来靖王是还没好的那个了,可是就算他们在宫中有过几次交流,靖王多是笑脸迎人,关系也没有多亲近,而且被靖王喊蒙大哥也太、太……他不知所措地望望眼前的靖王,又忍不住用余光瞄瞄小殊,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提示。

“靖、靖王殿下……这……”

靖王不说话哪有谋士旁人说话的道理?王凯笑够了才放过可怜的蒙挚,爽朗地说:“蒙卿,苏先生什么都跟我说了,以后该怎么做,继续便是。不过,我私底下叫你一声蒙大哥,你不介意吧?”

靖王都这么说了,哪敢介意啊?

蒙挚看小殊仍然低着头似乎自己手里的书有什么十分吸引人的内容似的连个眼色都不给他,在心里暗骂他不仗义,也不知道他刚刚跟靖王说了什么,嘴巴上也只好承下了。

“承蒙殿下抬爱。”

“蒙大哥,坐。”王凯仿佛没有看到蒙挚脸上的尴尬,兴奋地拍拍自己旁边的位置,“可是有事来找苏先生?”

“……是。”

蒙挚忐忑地在王凯拍过的位置坐下了,与梅长苏相视一眼,梅长苏怕王凯这时再出其不意地乱说话,顺势率先控制了话题。


天色仍明,王凯却是似有所觉,抬头望了一下庭中的天空,便说:“已经是这个时候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梅长苏与蒙挚都有些疑惑,梅长苏知道这家伙披着景琰的皮又不那么靠谱,更是担心他会出事,也不管出格地问:“靖王殿下是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不好说的,”王凯起身整理衣物,笑得有那么一点羞涩,又十分开心,“其实是五哥请我今天到他府上做客。”

梅长苏顿时脸色大变,刚想劝说他不要勉强,要小心,王凯又万分期待地接着说:“我想五哥那么会享受的人,府上的伙食肯定也很好吧?”

……

梅长苏与蒙挚两人对望一眼,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上次誉王放下的那句话,同时打了一个寒颤。

“靖王殿下,那誉王可是……”

蒙挚看王凯在他们面前叫誉王叫得那么亲切,不禁大惊开口。

“蒙大哥放心吧,我真的只是去吃个饭。”

王凯笑眯眯的,跟两人道了别。

“我觉得……小殊,你跟靖王的关系是不是好多了啊?”

蒙挚目送王凯离去,转过头来面向梅长苏,才发现他脸色沉得厉害,吓了一跳。

梅长苏自然感觉到了蒙挚的视线,他面无表情地把脸转过来,才愤愤地大吼一声:“吉婶啊,下次靖王来多做点好吃的!”

省得他尽丢景琰的脸。


其实王凯并没有表面上那么轻松,他看了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现下正是三方势力即将翻脸之际,他没有萧景琰那样的底蕴,也没有能在这里拿得出手的本事,是真的一步都不能错。

这生在皇家,又有谁能轻松呢?哪怕是纪王爷还不是装傻充愣,更何况他现在正处于夺嫡的漩涡中心。

王凯在一开始被梁帝召见,在进宫之前就针对这个人物的性格定制了一个比较讨喜又不会太崩坏萧景琰的性格方案,这戏要演,必须按照剧本好好演下去。

可梁帝不是欺负人的老戏骨,他是真正的经受过万人朝拜,执掌生杀大权,手中有无数人命杀伐果断的帝王,这样的气势是演员演不出来的,王凯是真的害怕了。他怕死,于是坦然地接受了这份害怕,逼自己做得更好。也好在他这次足够的幸运,梁帝暮年,心也不得不软起来,放过了他,也没有说要收回巡防营的兵权。

与梁帝对的这场戏,他命都要去了一半。可是在梁帝面前都支撑下来了,那么其他人,便不算什么了。

王凯根本不用担心他吃太多会把萧景琰吃胖了,这么消耗下去,他不多吃点萧景琰才会消瘦得厉害。

所以他更要心安理得地多吃点补回来了。


——————————————————————————

题外话

今天陪着麻麻又看了第一集,原来蔺晨早就说过要去南楚了呀

小剧场:如果景琰在第一集就知道梅长苏是林殊

……

(╯‵□′)╯︵┻━┻你特么在逗我第一集我没有出场啊!


评论(10)

热度(95)

©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