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

四处爬墙

我想要一个实力宠弟的世界(五)

已经跟标题没啥关系了呢(o´・ェ・`o)

补完


(四)

梅长苏知道王凯自己有自己的计划,虽然他第一个寻求自己的帮助,向自己学习,但是他也有自己的主见,他听却不会尽听。此人虽然在一些小事上看着迷迷糊糊,大事却有自己的决断,不然也不会在摸黑的情况下蒙骗过周围的人还颇得圣心,却不引起太子与誉王的疑心。

他就是有本事让人觉得萧景琰变了,又没有变,虽然为人更为爽朗爱笑,一身风骨仍然不为人所摧。

这其间自然有做戏的成分,王凯的职业是……“演员”——虽然寥寥数语,梅长苏直觉大概与宫羽相似,他是真的好好揣摩过景琰的性格心思了,细到有时候让他觉得可怕,如果他对自己也演戏,自己能否看出他不是景琰。但同时又不全是做戏,相由心生,因为内心自有坚守,问心无愧,才能身姿挺拔,一派光明磊落之象。

而且,这是一个没有经历过生死,没有沾过血,温柔的人。

虽然此人还不可全信——他这些年下来,到底是比旁人更细致地揣测他人的音容心思,自然感觉得到王凯对他还是有所隐瞒,不是说了谎话,而是有什么没说,但是这金陵的漩涡又把一个无关的人牵扯进来了……如果有天意命数,这又算是什么呢?他甚至不禁想,是不是如果他不把景琰拖入这条不能回头的路,就不会发生这样怪力乱神的事?

不过,虽然王凯看着像是被他们拖累的,但是冥冥之中他们之间又有着难以言喻的奇妙联系,一时间真说不上谁是谁非,只是与太子跟誉王交涉是一回事,用景琰的身体到处蹭吃蹭喝也太危险了。

梅长苏面对萧景琰,是把姿态一再放低,把心小心翼翼地捧到他面前,却又用黑布遮得严严实实的,不让他看个真切,但是面对其他人,他可是大爷,包括披着萧景琰壳子的王凯。

所以晚上王凯用密道过来玩的时候被梅长苏酣畅淋漓地训了一顿,从今天早上没有商量过就乱说话太不谨慎到与太子誉王等人不必太过亲密容易暴露,听得王宝宝一脸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表情。

这话你怎么不早说呢是今天受刺激了嘛?

虽然虽然知道网络上的各种梗各种CP但仍旧是个大写的直男的凯凯王没想到麒麟才子可不是受到刺激了,至于哪种刺激对他影响更大一点就更不得而知了。

“好,谨遵苏老师的谆谆教诲。”

王凯虚心学习认错态度良好,就是眼睛扇得像两个小扇子一样求减刑,也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

苏老师马上承受不住地大咳几声,心想这人真是狡猾,景琰的容貌优势都利用尽了,偏偏他就是忍不住吃这一套。他心思一转,就知道该拿什么来安抚这个大小孩了。

“下次你白天来,我叫吉婶多做点好吃的。”

这句话果然有用,对面的人马上眼睛闪亮闪亮的,身子七歪八斜地过来揽他的肩。

“真的?!诶小殊你可真是太好了!”

这这声“小殊”真是把他震了一震,梅长苏无语地把这只猴子从身上扒下来,又有一瞬间的晃神,时光仿佛穿梭回到过去,那个他跟景琰还没有太多忧愁,可以亲密地打闹的时候,亲昵地叫着对方的名字,滚在一起。

这样的场景,王凯也是有演过的,所以梅长苏这幅样子,他太熟悉了,熟悉到瞬间就明白了。

“你不是说,想听听我们那边的事吗?”

他仿佛没有洞悉对方的心思,笑着顺口提起。

民意,法制,正义,一切美好光明的事情,甚至不需要什么台词功底,即使是普通的平铺直叙也让人感觉暖洋洋的,像被一个美妙的梦包拢着。那对梅长苏来说是一个比到达祁王兄与他们的理想更宏广更开阔的一个世界,的确是历经时间沧桑积累而成,并非一个君王能实现的,但有一点却是殊途同归,百姓的平和安康。

王凯此刻的表情就像个为自己家族昌隆而自豪,不经意间流露出得意神情的孩子,虽然这个家族也有黑暗也有不足,但还是让人觉得很幸福。

幸福的人啊……

梅长苏突然意识到,这个人表现在他们眼前平和安宁的一面都是真的,他对那些所谓的权力与地位也是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他所接受的教育、思想,让他在这样举目无亲的情况下能够险中求生,苦中作乐,但是他的心到底还是向往着、惦念着自己的世界。

“你想他们吗?”

梅长苏的目光闪了闪,低头饮尽一杯茶。他听到王凯含着笑意的话语里又有点点怅然:“……之前还在想着,忙的时候一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真的太难熬了,新戏的导演挺凶,合作的演员还需磨砺,要耐心点,网络消息就不能少黑点我么?都是一些琐事,现在的确怪想的,觉得都是无比亲切的事啊。”

梅长苏细细把玩着手中的瓷杯,一直到对方说完话,似乎陷入回忆中,才再次抬起头描摹着王凯在烛光中嘴角噙着笑意的温柔脸庞,那是景琰的脸,那不是景琰。

“我也想景琰了。”

他轻声说。

萧景琰是军人体魄,梅长苏房里又暖和,可是王凯还是莫名打了个冷颤。

总觉得梅长苏这话说得有些缱绻。

一定是被那些人说得多了,搞得他自己都神经过敏了。

“萧景琰……我也很想见见他啊。”

他曾说过,萧景琰身上有他的东西,也有他身上不具备、但是想要的东西,靖王身上有他所希望的理想人格,这样一个理想中的人物能在《琅琊榜》这部戏里被完成,对他来说就像圆梦一样。

这话说得无比真挚。

这些日子,他见过沈追,见过蔡荃,见过静妃,见过蒙挚……还有梅长苏,这一个个身上都闪烁着人性光辉的人,这些心灵澄澈的人,内心都有自己的坚守,为了一个希望渺茫的愿景不折风骨,都可以赌上自己的一切。可以的话,他也很想看看萧景琰,看看这个人物在真实生活中是怎样,自己是否能演绎出他十分之一的神采。

并非他妄自菲薄,只是有些东西,他亲临此境,便明白就算自己做到最好,还是缺了什么。

王凯把自己对萧景琰的向往,还有世人对他们跟他们所谋划之事的一些看法,一些比较客观或者正面的想法都跟梅长苏说了,当然也包括广受大众好评的“萧景琰你有情有义怎么就没脑子”。

对于这句话,梅长苏拒不承认自己会这样说景琰,虽然他知道如果在真正面临那样的情况下,他可能真的会口不择言爆发本心大骂这个脾气死倔的青梅竹马。

当然,最让他拒绝的是,我骂就算了,你们瞎凑什么热闹呢,景琰是你们能说的吗?

王凯还试探着半开玩笑地跟梅长苏抱怨:“你把萧景琰瞒得这么紧,我可是几乎从头被骂到尾啊,都说萧景琰傻,竟然一直没有认出你来,说他就会对你发脾气。”

这话王凯是不爱听的,梅长苏当然更不爱听。

“那是他们不好,片面之词,不过窥见一斑便自以为是。”梅长苏果断到处甩锅,“当然,我也没见你多聪明。”

“喂,怎么说话呢?!”

凯凯王背锅背得目瞪口呆,梅长苏窃笑着看他用景琰的脸做出各种夸张的神情。这个人怎么可以用景琰那张冰封的脸做出这么多古怪的神情呢?

“现在……你知道以后的事,知道明年九月会各国来犯,虽然时间不确定,但是就是可能会有这么一件事,你还会……用冰续丹吗?”

梅长苏一时间没有说话,王凯的问题对他来说有点突然。虽然他早从他口中知道了一直到景琰登基的过程,但是他毕竟没有亲身经历过,这些事可以作为可能的情况来借鉴,却没有真实的感受。

他会吗?如果有那么一个机会,他还是会选择战死在属于林殊的战场吧?

会吗?

属于梅长苏跟林殊的心在颤动,他觉得全身的骨头都在哆嗦,但实际上他一动也没有动。这个问题并不难选择,他同样擅长于在天平的两端取其一,什么是更重要的,不管另一方是多么的舍不得。

“这都是没影的事,既然早知道这其中有滑族的撺掇,我们又何必让它再来一次?”

梅长苏冷静地微笑道。

“……也是。”王凯没有深究梅长苏微笑面具下的真意,仿佛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过界了,继续问道,“那等一切结束之后,你还会走吗,离开金陵?”

“你很喜欢记载了这段历史的这个故事吧,那你就应该知道,梅长苏的死亡,的确是最好的结局。无论是对梅长苏来说,还是对林殊来说,都是功成身退,是成全。”

是在世间留下最美好的影子,然后乘风归去。

“就算离开金陵,我也会三五年回来看景琰一次啊……”

“可是作为萧景琰,我更希望你留下来!”

这是王凯第一次吼人,原来他也是会爆发的。

他的眼睛是一汪清潭,潭底却黝黑深邃,里面放出的光像要把他的心掏出来看一看,为什么总是这么冷。这个时刻,两个身影重叠了,仿佛景琰的灵魂透过这个人,这具身躯在朝他呐喊。

沉默,唯有沉默。

梅长苏看着王凯的双眸里似乎有水要流下来,但到底只是泛起涟漪。他像景琰一样,把那些不足为外人道也的东西又默默咽回去。

可是他是外人吗?

他对王凯来说,的确是外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刚刚太激动了。”这个人客客气气地向他道歉,吐了吐舌头想驱散刚刚遗留下来的尴尬,“人生苦短,我们只是都希望你更快乐,你觉得好便好。”

“不过你对萧景琰的信心可真够足的,你怎么这么肯定,他一定办得到?你怎么这么肯定,他不会变呢?你想知道后来的事吗?萧景琰登基以后的事情?”

王凯的话就像恶魔的呓语,他微笑着,把明晃晃的陷阱放在你眼前,踩或不踩,全看你自己。

“我当然相信景琰。如果他变了,你也不会这么崇拜他喜欢他了,不是吗?”

梅长苏的自信源于对故人教导熏陶的自信,对自己眼光的自信,对景琰心性品格的自信,但是他同时也明白了王凯对他透露这一切时不对劲的地方,他从来没有说过以后的事情。

“对啊,你真聪明。”

王凯乐呵乐呵地回答他。



评论(12)

热度(89)

©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