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

四处爬墙

我想要一个实力宠弟的世界(六)

一旦偷懒,就追不回来啦【哭唧唧


(五)

蔺晨作为琅琊阁阁主,梁国的靖王得了离魂症忘尽前尘这么有话题性的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他当即收拾行囊,从南楚往梁国赶,要到金陵去凑这个热闹……啊,不是,去关心他的病人。这长苏谋划了这么多年,又为靖王呕心沥血了一年多,现在却出了这样的岔子,万一长苏被气得吐血了怎么办?他可要去好好看看。

蔺晨来了。王凯是从飞流口中知道的。

飞流远远看着最讨厌的那个人来了,就不高兴地躲到靖王府的院子里去,然后遇到了王凯。

这下可戳破王凯宝宝那膨胀的好奇心啦,他跟靳东在琅琊榜没有太多合作的戏份,唯一一场还被剪了,他可好奇跟东哥长着一样脸的蔺晨相处起来是个怎样的人了。

“苏先生,我听说蔺晨蔺阁主来了。”

最近王凯把握了一点门道,能够凭借萧景琰的身体本能使用武功了,有时兴趣所致也会学学蒙挚、霓凰、飞流等人翻墙过来。

对于这个活蹦乱跳的靖王,府中防卫自然得到了梅宗主的指示,见惯了对方沉着稳重、经常把自家宗主气得心胸堵塞的一面,围在梅长苏身边的江左盟中人都表示这样也不错,至少宗主不会那么难过了。

王凯过来的时候,蔺晨刚替梅长苏把完脉,交代了一些事情。他一看到来人眉开眼笑的样子就乐了,抽出腰间的扇子风流倜傥地挥了一番,满脸的得意:“靖王殿下?靖王殿下知道在下的名字,知道在下的到来还这么开心,是不是对在下神往已久,景仰已久啊?”

说实话,蔺晨本来是不怎么喜欢萧景琰的,也没打算给他好脸色看。无关这个人好与不好,只是任谁有一位重要之人,而这个人却打算为另一个陌生人舍生忘死,都不会喜欢这个陌生人的。不过看在长苏最近心情还不错的份上,还有这萧景琰同样是病人的份上,就暂时观察一下好了。

梅长苏心想,还好自己没有在喝茶,不然非喷出来不可。不过蔺晨的不要脸可不止这么点。

“我听闻靖王殿下是患了离魂症,忘尽前尘,那看来跟靖王殿下提到在下的肯定是长苏你了,长苏,没想到你在背后对我的评价这么高啊?”

梅长苏忍无可忍终于还是忍不住飞了案桌上的数个小橘子砸到蔺晨头上,曾经的赤焰少帅虽然力道不足,准头却是非常好。

蔺晨手忙脚乱地接下来,白了对方一眼:“你这小没良心的。”

王凯一直在一旁憋笑,只恨手中没有手机拍照,把这一幕拍下来让大家都看看。

明知是不同的人,可是看着这些相似的脸庞,还是会忍不住回想起过去,三人一起拍伪装者的时候。那时候他还不出名,他们三人真的像三兄弟一样随意的打打闹闹,老胡的随和亲切,东哥的表面高冷内里逗比。虽然国剧盛典的时候三人难得的同聚在一起,可是那样明媚无忧的日子不会再有了。

想要得到什么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往事不可追,人还需向前看。

“别傻笑了,过来。”

蔺晨又跟梅长苏斗嘴几句,冲一旁的王凯招招手。他看对方一脸憋笑憋得厉害的样子也是觉得好笑。

王凯虽然不明所以,还是乖乖过去了,直看得梅长苏牙痒痒的,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气:“他叫你过来你就过来啊?”

“为什么不过来啊?我又不会害他,对吧?”

借萧景琰打击梅长苏让蔺晨更得意了,他伸手就要捉王凯的手把脉,王凯这才意识到他叫他过来是要做什么,冷不丁眼皮一跳,翻手就想把手抽回来,但到底还是快不过善武的蔺晨。

“躲什么?躲什么?”

蔺晨叫道,王凯马上一脸无辜地望着他,讪笑着叫了一声:“蔺晨哥。”

“你叫我什么?”

蔺晨乐了。

“你叫他什么?”

梅长苏炸了。

王凯心想,不就是基于靳东哥的基础上叫了蔺晨哥么,有什么大不了的,于是双眼更加无辜了。

“母亲已经给我看过了……”

是的,王凯这才想起来,静妃是给他号过脉的,中医之神奇,静妃通过脉象就点破了他的心思。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下意识就想收手,一个人还好,人一多起来,他还是感觉挺害羞的。

“年轻人不要避医,既然没病没灾,你怕什么?就冲你这声哥,我怎么着也会对你好点~再叫一声听听?”

蔺晨稳稳地抓住王凯的手,那是一个满面春风,快把梅长苏给气死了。

“蔺晨!”

梅长苏用眼神向王凯传递着你要是真的敢再叫一声就让你看看这个苏宅谁做主的信息,王凯眼珠子转了一圈到底还是没有应蔺晨的话。

“你怎么不叫我哥啊?”

梅长苏没好气地说。

王凯张张嘴,心想,可是不管是梅长苏还是胡歌还是明台,都比我小啊。

“可是你的确比我小啊。”

听到这话梅长苏怔了一下。他倒是从来没有刻意关注过王凯的年龄,只是主观判断或许比景睿他们年长,却绝对不会比他年长。

“身体很健康,不过你们两个倒也有趣,”蔺晨松开王凯的手,像是真的觉得是件好玩的事一样,拖着声音跟众人分享,“你倒是开心了,不过都说靖王殿下率直,可我看你心思也挺沉的啊?”

“你们两到底怎么回事?”



评论(7)

热度(94)

©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