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

四处爬墙

景琰家的小苏(九补完)

(八)


有原创人物了,以后应该还会再出来的,吧

第二天萧景琰宛然一副把小苏当做他跟苏哲爱的结晶的模样,那副宠溺慈爱满面春风的样子把小苏吓了一大跳,差点怀疑对方是被什么妖怪附体或者影响了,围在景琰身边蹭来蹭去嗅来嗅去,惹得萧景琰还以为他想跟他玩,连声安抚这个小调皮,好去上班。

小苏知道他误会了,张牙舞爪了一番,才把人放走。

萧景琰不是热衷于伪装自己感情的人,所以跟他一队的队友自然也都看出来了,他今天心情很好。

“哈哈哈哈,是不是交了女朋友啊?”

萧景琰待人以诚,不认识他的人感觉他看上去很高冷,但是认识的人都很清楚,其实他没什么架子。

戚猛已有家室,年长于萧景琰,在这帮小年轻中可以算是最有资格说这话的人,关心队友的感情问题,也是团结友爱的一种嘛。不过他们都习惯被驳回了,连说这话的人自己都只当是在开玩笑。

“不算是。”

出乎意料,这一次没有听到冷淡的转移话题的话,他们惊讶地看着平常不拘言笑的队长这次竟然笑得有些腼腆,目光闪动,明显是想到了什么。

“真的?!”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不算是啊?”

一点预兆都没有,前段时间还拒绝了他们的推荐,现在突然说有喜欢的人了,就连一向敬重萧景琰又寡言的列战英都不禁想起哄了。虽然他的少说多做跟萧景琰学了个十成十,内心戏可是很足的。

丁慧平时也挺爱说笑的,但是现在她一言不发,直直盯着萧景琰,突然就收了东西走人了。

其他三人心照不宣,只有戚猛还莫名其妙,迟钝得一点不像是结婚几年了的人:“怎么了?怎么走了?”

“少说两句吧,”队里的另一名女性,庄晓韶伸手捅了捅戚猛,小声地说,“景琰哥找到对象了,那丁慧就失恋了啊。”

“啊?!这……”戚猛的声音顿时拔高,萧景琰马上冷下脸来阻止他继续说下去,“闭嘴吧戚猛。”

他们都知道这个糙汉子是没有恶意,但是现在这个时机可不太好。

萧景琰当然一直都知道丁慧的心思,也明确拒绝过她,但是作为同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又都是单身,难免会让对方心存希望,他要是太过在意这件事,反倒让对方有更多的机会。所幸丁慧也是一名很优秀的队友,虽然一时半会无法放手,但是也不多纠缠。

她迟早会走过去的,跟以往卯足了劲说要追他的人一样,不同的是,他找到那个可以跟他一起走的人了。

想到苏哲,萧景琰的脸色又缓下来,有冰消雪融的趋势。

如果让这些人知道他跟苏哲只认识了一天,而且性别还相同,肯定会更吃惊吧。

萧景琰的脸色好了,那大家也好过了。庄晓韶含住筷子用余光观察队长的脸色,突然灵机一闪,觉得这怎么跟某小说片段有点相似呢。

“不算是……那就是男朋友咯?”

“噗——”

戚猛顿时一口汤喷出来,其他三人眼疾手快地拿着饭盒离开了座位,完美地规避了这场意外。

“戚大哥……”

“戚大哥这样很脏啊。”

列战英跟庄晓韶都挺无奈的,赶紧拿出纸巾擦了起来。萧景琰倒是被庄晓韶这么直接的话震了一下。虽然现在社会表面上对同性恋宽容了许多,但是当这种例子真的出现在自己身边,就很少有人还能保持宽容了。不过,他既然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当然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他也相信他的队友。

“怎么说话呢,话不能乱说玩笑也不能乱开啊。”戚猛也抽了张纸巾胡乱擦嘴,目光闪烁地在萧景琰跟庄晓韶之间游移。他是觉得,庄晓韶这女孩子太大胆了,估计是看电视剧看小说看多了,怎么能这么说队长,队长看起来像是那种人吗,这要是又把人惹毛了可怎么办。

结果他好不容易缓口气,就听到自家队长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的确是这样的。”

戚猛再次被一口水呛到。

看着他这么辛苦的样子,另外三个心里都在想,还好他这次没有喝汤。

跟萧景琰想的一样,知道的人只会更吃惊,不同的是列战英惊讶过之后接受了,庄晓韶是惊讶带着惊喜,双眼冒绿光,戚猛就是惊愕了。

“不是……我说、我、以前、你……”戚猛吃惊得话都说不好了,不禁猛地一拍大腿,终于把话说溜了,“箫老弟,我以前没看到你有这种倾向啊?”

他们也办过有同性恋作为当事人的案子,通常其中一方行为都比较娘气,说话也怪声怪气的,不然就是漂亮得过火了,戚猛当然不可能把这样的形象跟萧景琰重叠起来,而是理所当然地把它们套到了另一个还未见过面的人身上。这大概是所有关系亲近的人的心理常态,萧景琰这么正直,肯定是被对方带歪了。梅长苏还没出现就被戚猛记了一过,虽然他也不会在意这点误会。

萧景琰一看戚猛的表情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了。虽然他以往在工作中努力克制了,但是也难免对这个群体抱着偏见。他也不会说什么我不是同性恋只是我喜欢的人刚好是男人,结果就是如此。只是一想到别人会同样带着偏见去看苏哲,而那个人还是自己身边的人,他心里就很不高兴。

不高兴的萧景琰皱着眉头,面部冷硬:“戚猛,我看你还是继续闭嘴吧。”

“战英你不说点什么吗?”

怂了的戚猛向列战英现场求助,不过他真是问错人了,列战英向来崇拜自家队长,以此为标杆,更不会对这样私人的事情多做置喙,嗯,最多会送上祝福。

戚猛不说还好,一说列战英就回过神来,无比真挚地说:“恭喜箫哥。”

庄晓韶更是夸张,她早就对自家队长yy很久了,一直暗搓搓地萌着,没想到有一天竟然还真让她撞上了。

“到哪一步了?”

“谁上谁下?还是互攻?”

“你们怎么好上的啊?”

“什么时候带我们见见?”

庄晓韶像连珠炮一样一个一个不断往外抛出问题砸萧景琰,把他弄得尴尬不已。

这些问题他都没有细想过,昨天也是一股冲劲,跟苏哲就这么莫名其妙两厢情愿地迅速敲定了,尤其是庄晓韶说的那个、那个的问题,他更是没有想过。如果他不知道还好,偏偏他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懂。梅长苏经常能在这点上逗得他头脑冒烟不是没有原因的,萧景琰耳根都红了,还是拼命压着,十分严肃地说:“我还想问你们约会要做什么呢。”

分别有了男女朋友的庄晓韶跟列战英面面相觑,有家室的戚猛还想挣扎着说什么,随即被两人联合以眼神镇压了。


评论(3)

热度(38)

©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