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

四处爬墙

心净自然明(一)

脑洞

奇怪的事情从这里开始。


“那么先生,是想选太子,还是选誉王呢?”

到这里他也只是随口问问,因为不管这个人选谁,都跟他没有关系,不管他选的是太子,或是誉王,都是他厌恶之人。

“我想选你,靖王殿下。”

梅长苏嘴角微微上扬,像是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多么奇怪,但是萧景琰自己却是惊愕到发笑。

“选我?那先生可就太没有眼光了。”

他往前几步坐定,放下手中的瓷杯,脸上还带着残留的笑意,因为太好笑了,但是这点笑容也很快化为阴沉的面具。

“我母亲在后宫,只是次嫔,并无显贵外戚;我三十一岁了,还未封亲王;素来只跟军旅粗人打交道,朝中三省六部,没有半点人脉,”萧景琰非常清楚自己的情况,他也清楚这样的情况是他自己心中怀着那一点孤愤造成的。哪个男儿不想建功立业手掌大权,但是他不能,因为他想要得到这些东西,就必须放弃另一些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如今他自嘲地把这些摊开,借茶消愁一般把杯中之茶饮尽,才转过头来看着梅长苏,“你选我能做什么?”

“我知道殿下的处境并不好,只是我已别无选择。”

梅长苏即使听到这番话,面上仍然十分平静,他既然连庭生的事情都猜到了,自己的事情又怎么会不去查得清清楚楚?只是萧景琰却在此时听到了不同的声音。

并不是音色不同,还是先生的声音,只是说的话却截然不同。


笨蛋,我选你当然是因为你是最好的了。


萧景琰本就面色冷硬,在一闪而过的惊异之后更是用力地皱了一下眉头。不管再怎么不受宠,他接受的到底还是皇子的教育,有自己的理想抱负,身上自然有着自身的傲气,更何况,没有谁喜欢被人当面骂笨蛋。但是,这整句话的内容跟说话的口气,那种一副洋洋自得焉荣与共的样子,又让他缓下生气的势头来,甚至感到非常古怪。

他知道这位苏先生刚才没有张口,那么刚刚说话的声音是从哪里来的?

萧景琰知道民间有一门技术叫做腹语,人无需张口,用腹部发声。可是他又觉得不像,因为那个跟梅长苏一样的声音不是从眼前之人那里传来的,倒像是从天外传来,直入心神。

“……先生觉得我是最好的?”他一脸古怪地反问道。

梅长苏淡泊的面具出现了一丝裂痕,似被萧景琰的突然之语惊到了,不过他很快稳住了。

萧景琰自然没有错过梅长苏脸上的一丝表情,随即他听到了更奇怪的话,与梅长苏说话的声音重叠在一起,却又泾渭分明。


我刚刚应该没有把心里那句话说出口吧?……怎地如此厚脸皮?


“在世的几位皇子中,三皇子身患残疾,六皇子胸无大志,九皇子又年纪尚幼,虽然殿下的条件不好,但的确也是我最好的选择了。”

梅长苏一直保持着波澜不惊的微笑,语气淡然,倒像是没有听到有其他声音,然而配合着天外之音却也搅乱了一下萧景琰的心神。

心里话?厚脸皮?先生心里当真是这么想的?

若是对旁人来说,他这么发问的确挺厚颜的吧,但这也是那个声音先提出来的。他有可能,突然能听到别人的心声了吗?虽然那个人可能只包括梅长苏。连他自己都觉得皇位于他,远如浮云,梅长苏对自己的信心又是从何而来?怪人。

但也仅此而已。

不管怎样,这些都对他暂时没有太大影响。

萧景琰听着梅长苏把话说完,便觉得心中沉寂的余烬又被翻出星星点点的火苗来了。他自己不会像太子或者誉王那样把皇位看得很重,但是梅长苏若真能截断他二人的至尊之路,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至于那些不知从何处传来宛若把先生分裂成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的虚无之声,萧景琰惦记了一下,也没太过追究。

如若真是梅长苏的心声,他能够了解这位麒麟才子内心在想什么,也不失为一个能控制此人的手段,如若是此人戏弄于他……便先看他如何解决庭生的问题,这份大礼的情,他还是承的。

只是今次一别,有什么种子悄悄的种下了。




评论(29)

热度(101)

©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