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

四处爬墙

溯游(终上)

上章

前半章把原著对话修修改改了一下OTL因为说不出更好的话了


他猛地向梅长苏伸出手,然而手指即将触碰到对方的时候却又卸了力道,像是眼前之人一碰就会碎掉一样,小心轻柔地扶上被宽袖掩盖其下细瘦的手臂,声音带着难以置信跟被没能掩盖好的张皇:“……小殊,你真的要走?为什么?”

萧景琰以前怕,怕真的确切得知小殊的死讯,心中总存着点念想;然后他又怕,怕梅长苏命不久矣;现在他又怕,怕就算他知道先机,兜兜转转还是会重新走到那一步,事情没有改变。

“景琰,这两年来的数次风波,每次都多多少少跟苏哲脱不了关系。这样的人,搅弄风云算计人心,身为阴诡之人,行的是阴诡之术,不应该留在朝堂,更不应该站在你身边,这只会破坏如今好不容易恢复清明的朝堂格局。如果以后让苏哲成了你所看重的宠臣,更会让天下人误解新君也是个喜爱制衡权术的人。”梅长苏没有挣脱萧景琰的手,只是平平淡淡地看着对方,他娓娓道来,说话总是有百般道理,“景琰,翻案之后,对你来说才是开始,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还要扫除积弊,强国保民,振兴大梁数十年来的颓势,还天下一个去伪存真、清明坦荡的朝局。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你需要一个完美的开端。”

“你……是不是不打算恢复林殊的身份了?”萧景琰脸上闪过一丝疑虑,听着梅长苏的话,突然一道惊雷,他慌忙问道。虽然很不喜对方这么形容自己,但是他更是从对方的话里听出了别样的意味。萧景琰以为翻案之后小殊恢复身份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他们还可以像以前……就算他们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也不会分离太远。

“毕竟我现在已经容颜大改,几乎看不出过去的痕迹,单凭几人的证词就说我是林殊,未免也太惊世骇俗,令人难以置信。”梅长苏微微一笑,这件事他早已拿定主意,现在被萧景琰先点破,他也不会太慌张。

聂锋、卫峥等人,出事时不在战场中心,也不是赤焰军的灵魂人物,要为他们正名恢复身份,也不会受到太大阻力。但是林殊不同,林殊的名声太大,也太重要了。尤其是,如果林殊就是梅长苏这件事如果告知天下,那么原本压在梅长苏身上的偏见,会加倍返还到林殊身上。

“能等到翻案昭雪的这一天,我已经很满足了。想我赤焰七万兄弟,烈烈忠魂,盼的就是昭雪的这一天,若因为我一己之私,引得后世史笔如刀,把一桩清清白白的平冤之举,无端变成了惹人揣测、真假难辩的秘辛,那我这十三年的辛苦,又所为何来?”

他故作轻松地说。可是这是在他无法像个普通人一样好好生活时退而求其次的想法,现在他已经没有了健康上的忧虑,又怎么会不更贪心一点?但是他到底回不去了。当初太奶奶等不到他回去,而实际上他也没有办法再以林殊的身份堂堂正正地回去了。

梅长苏这十三年来是剜着自己的肉一刀刀过来的,现在这点心痛反而不算什么了。既然已下决定,也没有什么看不开的。

“可是!小殊,你已经辛苦了十三年,难道还要继续辛苦下去吗?你也有很长的路要走啊。不管是梅长苏还是林殊,你的心都在这里,你没有一刻放弃过关注朝局,关注边境战事,关注百姓民生,你舍得离开金陵吗?你觉得林殊不能回来,那好,那梅长苏不做朝臣,也可以当个将军啊。你的才情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你是什么样的人,只要跟你接触过了解你的人都会明白的。”萧景琰松开梅长苏的手挥臂激烈地反驳道,他瞪圆了双眼,眼含怒意,却不凶人,他的眼神无比坚定,像是没有什么能够改变他的心意,“我不准你满足,你还要跟我一起,实现我们共同的理想,振兴大梁,还天下一个海晏河清的太平盛世。”

可是梅长苏在倔这一点从来不比他少。

“或许有一些人已经猜到了,但是更多的人只知苏哲在太子跟誉王之间周旋,帮誉王谋事,我也不希望让别人知道苏哲一开始帮的就是靖王,平端让你上位的事情跟翻案的事变得诡异莫测,徒生风波。”

萧景琰看着这张冥顽不灵的脸就气不打一处来,无奈对方现在身体还虚弱着,他不敢太凶,只好别过身子不去看梅长苏,内心平静了一会才又转过头来,无可奈何又恳切地说:“小殊,你总说梅长苏是阴诡谋士,可无论是林殊还是梅长苏,你我行事都是无愧于心,无愧于天地,坦坦荡荡,又何必在意他人的看法?”

问心无愧,坦坦荡荡?

世间岂有万全之策,他的确百般算计,尽心尽力了,但是在他长达十三年铺垫的路上,也间接伤害了一些无辜之人。

林殊是少年将军,领兵打仗,杀敌无数。他用兵用计极具天赋,手上也沾过血,可是当他知晓一切真相回过头来布局报复这些仇人,却对这样工于心计,因为复仇而间接害了无辜之人的自己同样感到害怕。

他当然做过,他的手上也沾着别的血,那是他不想让景琰看到的污秽。

被打碎了的东西重新粘在一起,还可能跟原来一样吗?

“景琰,话再绕回来就没有意思了。”

梅长苏睫毛颤动了一下,仍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我知道你介意的是什么。

我应该知道的。

各种念头在萧景琰心中飞快闪过,他望着梅长苏平淡的面具半晌,拉起对方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额头相抵着,两双眼睛里只看得到对方的瞳孔,像是要直射入内心。

“我知道其实你介意的是什么,小殊。”萧景琰心如擂鼓,可是这段话出口却十分冷静,“梅长苏是我的谋士,他要利用谁,做什么事,有什么结果,我都知道。如果说,梅长苏是手段狠绝之人,那么我,”萧景琰狠狠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这些字,“我又谈什么赤子之心?”

梅长苏内心动摇了,他清楚地感受到景琰握住他的双手,这双充满力量、挽弓骑马总是稳稳当当的双手颤抖得厉害。他知道的,就像他每次自嘲是阴狠之人一样,那种厌恶自己的感觉恨不得连皮骨血肉全都换掉,但是他现在却逼得景琰这么说自己。

萧景琰像是用光了全身的力量,但是他还是要继续说下去:“小殊,是你为我开的路,我们自然是一体的。”

够了,已经够了。

梅长苏想用双手捂住萧景琰的嘴,可是他的手却被牢牢攒紧。萧景琰的双手像是发烫的牢笼,锁链,把他死死拴住。

“依照大梁条律,知情不报者……”

萧景琰目光如炬,面部冷硬,仿佛说的不是他自己,而是无关紧要的犯法之人。

梅长苏蓦地把脸凑过去,用双唇堵住这张诛心的嘴。

这样你可满意了?

他看到景琰眼眸里的错愕,内心竟有一丝暗爽。这是林殊骨子里的不服输,萧景琰竟然逼他到这个份上。

他们都在逼迫对方,也只有他们能把对方逼成这样。

时间像静止了一样,可是眼前的人就像是被吓傻了一样,还是呆呆地瞪圆了眼睛望着他,梅长苏不禁“扑哧”一声,大逆不道地踢了他一脚,哼道:“是啊,我是不舍得走的。”


评论(6)

热度(83)

  1. 靖苏fenCat 转载了此文字
©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