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

四处爬墙

溯游(终下)

有点赶,总算在开学前写完了

还有很多BUG

感谢大家看到这里_(:зゝ∠)_


上章

“我听说某人又不走了?”梅长苏的身体需要重新恢复,蔺晨只有自认命苦地再把这如风中残烛的身躯给调理回去,但同时也不忘贫嘴这个来回折腾他自己顺便害得他也要来回折腾的人,“果真是英雄难过……”

蔺晨故意把调子拖得很长,摇头晃脑地视线触及到梅长苏那一副平淡冷漠中带着杀气的目光,不禁一顿。他自然是不怕的,他跟梅长苏这么多年朋友,向来是贫惯了,只不过又换了句话叫唤道:“诶怎么,就许你做不许人说?你这见色忘义的小没良心。”

“去,你,大,爷。”

梅长苏命脉被扣着,身体不动,盯着蔺晨一字一顿地说道,只不过说出来的自然也不是什么好话。他还见过蔺晨更口无遮拦的时候,此时也不过装装样子,还有闲情分心想,景琰容貌气度皆是非凡,在他看来自然是一等一的美男子,要说美人也不为过。

蔺晨也不生气,他跟梅长苏也是闹惯了,当即收回手敲击一下扇子左耳进右耳出地乐道:“不错不错,看到你还有这个力气我就放心了。”

“岂止,我以后还会有力气打你。”

梅长苏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虽然他现在还虚弱地靠着坐垫,但是他对自己能恢复这件事已经毫无疑问了。

“呵,有志气。只怕到时候你没有那个机会来打我了。”

蔺晨看似轻松,实际上却有一丝怅然。他跟梅长苏也是多年好友,他是看着他一点点榨干自己,熬过来的。没有谁不想让自己的朋友开心,他曾跟梅长苏约定,等此间事了,他便跟他游山玩水一路回到琅琊山,然而在知晓对方身体能康复之后,他再也没有再把这件事提出来。他早知梅长苏的心在金陵,心智坚定并不代表就能放下心中的不舍,现在他只不过是,终于肯安安定定地顺从自己的心意一回了。只是梅长苏若要在金陵,那往后,便不再像一介白衣那般自由了。

但是长苏的心里,又何曾自由过?他总是被丝丝缕缕的事情缠着,他也总用千丝万缕的事缠住自己。

“长苏,你真的想好了,之后会怎么样吗?”

蔺晨收起放荡的姿态,正正经经地问眼前的人,而对方只是一脸平淡,语气平直地说:“不管发生什么,我跟景琰一起面对便是。”

“你能这么想,也算是件好事。”

从他认识林殊,认识梅长苏开始,这个人就太苦了,饶是他这个舌灿莲花的翩翩美男子想方设法也转不过来。脱离金陵未必能脱离政治的漩涡,但是身处金陵却一定在漩涡中心,他只希望,梅长苏能获得真正的快乐。


谢玉的死讯返京,莅阳长公主同意上诉,翻案一事万事俱备,只缺一个合适的时日,年底。

一日,在校考庭生的功课之后,萧景琰突然对梅长苏说道:“你跟我来一下,给你看样东西。”

他说罢便把对方引入书房,拿出一个紫檀材质的小盒子,递过去。

这样东西他早该给梅长苏看的,可是在知道真相之后事情接二连三地袭来,他也是一直到现在才能静下心来处理这件东西。

梅长苏眼底带着笑意,他一时倒也想不出现在景琰还能给他什么惊喜,然而打开之后他不禁怔住了。

鸽子蛋大的圆润光滑的珍珠安静地躺在绒布上。

他不喜欢提起往事,林殊过往虚化的形象太过美好,但那始终是他的过往,哪有那么容易切断?只是总是不经意间回想起来,才发现原来一桩桩事情他都记得清清楚楚,一幕幕旧事都宛如历历在目。而这些事,景琰却十几年如一日一直清晰地帮他记着,真是个……笨蛋。

梅长苏突然就有一种冲动,也许不算很突然,他失去武力之后,费心算计,心力了得,一步算十步,他知道自己留下来,留在景琰身边可能会面对怎样的攻讦,不能给景琰一个清清朗朗的开端,可是他为什么不冲动一次?他还有很长的时间,过去无法弥补,他却还可以再跟景琰并肩作战。这时,他体内鲜活的生气才真正被唤醒了。

不管发生什么,我跟景琰一起面对便是。

梅长苏在心里重复了一遍这句话,此刻心境却又有不同。

沉默,两人之间沉默了太久。

梅长苏突然轻笑一声,一扫房间里笼罩的那点哀愁,那一双眼,那一个浅笑,顿时整个人都明亮起来:“你不说点什么?”

“……说什么?”

萧景琰一直望着眼前的人,不是无话可说,而是害怕说错。

“比如说……”

梅长苏突然上前在他的嘴唇上点了一下,一切都明朗了。

萧景琰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心如擂鼓,觉得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膛。此前梅长苏也抱过他,也亲过他,但那两次都带着被逼紧了的无可奈何,让他的心火被拨撩着,却又不敢更进一步。这是第一次对方真正意义上的主动。

是他想的那样吗?是吗?萧景琰脸上是又惊又喜的笑意,可是他却在此时想起一件事来。

“可是霓凰……!”

穆霓凰,林殊的未婚妻,萧景琰不是突然想起来的,在知道梅长苏就是林殊之后,他就考虑过这件事,也因此在感情一事上更加踌躇。

真是一头煞风景的大笨牛。梅长苏又好气又好笑,但是事关霓凰,他却也气不起来,悠悠叹道:“你还不知道吧,霓凰已经有心上人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准许他们的婚事,我已经耽搁霓凰得太久了。”

他没能在合适的时间快点赶回霓凰身边,他也真的耽搁得她太久了。

“可是!她怎么可以?!”她怎么可以不等你?!

纵使两人在感情上算是情敌,萧景琰却仍是对穆霓凰竟然中途抛下林殊而感到不满。他的心是贴着林殊的,自然怎么看都是对方的不是。

“怎么不可以?我把霓凰当亲妹妹看待,她能获得幸福,我自然也是高兴的。还是你觉得我有你一个不够,该当左拥右抱才是?”

梅长苏皱了一些眉头,当即冷声道。

“不是,我……”本来已经十分沉稳的太子殿下当下慌了神,在看到梅长苏眼里的狡黠之后,才收了一口气,满脸坚毅,坚定地说道,“此心与君同。”

这条路必定会无比艰辛,但这是他对恋慕之人立下的不变的誓言。



大梁元佑五年冬末,莅阳长公主上诉十三年前赤焰逆案的冤情,群臣激昂,请求翻案。

元佑六年春初,重审已经结束,内廷司连传三道旨意,翻案的结局已定。

元佑六年春末,梁帝暮年,偶感风寒,竟一病不起。

元佑六年秋,梁帝驾崩,守满一个月孝期,萧景琰正式登基。

至此,大梁开启一个新的格局。


评论(6)

热度(96)

©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