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

四处爬墙

我想要一个实力宠弟的世界(七)

好忧伤,内容已经跟标题完全没有关系了

以及今天也没有景琰

(六)

“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

梅长苏在教王凯对一些事情的应急之策,顺便扩展一下真正的萧景琰该学的东西,把王凯宝宝弄得吃饭都更香了——每天都脑力消耗巨大,简直像应对大型灾难片《高考》一样,绝对不比忙着拍戏的时候轻松。

王凯放在现代或许还行,但是在智计冠绝才学深厚的梅长苏面前,那真是被各种嫌弃。梅长苏不禁心想,这些天他一个人好说歹说蒙混过去竟然没被当妖怪抓走也算不容易了。而远道而来看热闹的蔺晨就在一旁摇着扇子诵读着《庄子·齐物论》里的一段,那叫一个抑扬顿挫,完全不需要台词功底。王凯听着开小差地感叹一番。

“蔺晨,你能闭嘴吗?”

梅长苏头都不抬,话里说是让蔺晨闭嘴,这口气更像是让他适时滚蛋。

“听听听听,你听长苏这口气,我才刚来呢。”

蔺晨这话显而易见是对着王凯说的。他的确是刚来的,不过他是在逗完飞流,被对方跑了又追赶不上,之后才又回来调戏另一个。

蔺晨可对王凯之前那声蔺晨哥惦念得很,不过在王凯知道其实蔺晨比他们两个都小之后,不管蔺晨说什么他都不叫了。

“小凯啊,”虽然对方怎么都不肯再叫他哥了,不过这样逗他也很好玩,蔺晨笑嘻嘻地说,“你想要回去呢,蔺晨哥哥我也是有出力的,你可不要学某人过河拆桥。”

王凯干笑着打了个冷战。他以前叫了那么久的小殊怎么就不觉得这种类似的称呼这么肉麻呢?!而且我比你大多了,他在心里吐槽着当初一时口误犯下的错,一脸无辜地睁圆了眼睛装傻。

王凯跟萧景琰的确很不一样,萧景琰是个很沉稳的人,甚至可以说是被压迫得沉闷,但是王凯却是有很多小动作,脸上的五官真是感觉一刻也停不下来,不断变化着。

虽然知晓对面的人芯子里不是自己认识的景琰了,可这张脸这个壳子可还是景琰的,梅长苏看着这样的王凯不禁产生了跟现代影迷朋友们相似的心情,我家景琰真可爱的微妙心理。蔺晨当然不会跟梅长苏一样觉得一个大男人很可爱什么的,不过他也觉得这样的王凯很有趣,比传说中的萧景琰要好多了——有梅长苏这一层关系,他总是看对方不顺眼的。

“长苏啊,”蔺晨随手挑起一本书,毛遂自荐,“你看像这种事情,你也不需要亲力亲为嘛,多耗精力啊,你要是不放心其他人,你看我怎样?”

“你?”

梅长苏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其间怀疑的意味尤其明显。不是他不相信蔺晨的本事,只是对方向来跳脱,讨厌束缚,竟然会自己接下这种麻烦事?别不是像对飞流一样把人家玩坏了。而且王凯也是个变数,虽然亲自看着他也不能完全放心,但是不亲自看着他更不放心。

“我你还不放心?梅长苏你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啊,”蔺晨佯装生气,心思一转,又说,“小凯,你跟他说说,后世人都是怎么评价我的?”

他扇子一挥,十分气定神闲,笃定了被他点名的人出口必是好话。

王凯不禁翻了个白眼,怎么又拖他下水。关于称呼他也无力纠正,其实他也不是很在意,不过心想着,蔺晨不愧是改变画风的男人,这里又没有萧景琰压着,他跟林殊凑在一起就两个混世魔王。

不过王凯也说不出蔺晨的坏话,当初看剧本的时候他对这个角色也是很有好感的,在这几天相处中,好感度更是只多不少。

“蔺先生医者仁心,足智多谋,侠义肝胆,”王凯几个词把蔺晨的特点概括出来,末了偷偷望了一旁低着眉头的梅长苏一眼,语势不减,更为沉稳,“是梅长苏不可多得的一生挚友。”

蔺晨跟梅长苏同是一怔,他们都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不过这虽是意料之外,也足以让他们相视一笑。

“长苏,听到没有,你可要好好珍惜我啊。”

蔺晨调笑一句,又说:“那你们又是怎么评价长苏的?”

他本是随口一说逗王凯的,但是现在真的来了心思,想听一听后人的评价。

正主就在旁边呢,王凯看向梅长苏,对方神色淡淡,没有吱声。他之前是跟梅长苏说过后人对他们的评价的,有好有坏,不过更多是正面的。他知道梅长苏看似坚韧不折,其实有自毁倾向,有萧景琰给他的压力,更多是他自己给自己的压力。他跟梅长苏说这些是想告诉他,他没有做错,旁人评价也不会谴责他,不过终究时代不同,理念也不同,他们对自己的道德要求都远远高过现代社会。

梅长苏虽然在意世人对他、对萧景琰的评价,但是他自己心中已经有了根标杆,这根标杆绝不会因为旁人都言语而降低。

不过王凯也是不吝啬夸梅长苏的,一切能让对方改变心意的机会都值得他尝试。既然他来到这里,自然要做点什么,最好能改变那个让人遗憾的结局,虽然总不能圆满,但也算无愧于心。

王凯又把那天对梅长苏说的话说了一遍,而后沉吟一会,肃穆地说:“赤子之心,情义千秋。”

寥寥八字,是琅琊榜的精义,也是梅长苏最深的写照。虽然距离杀青已经过了很久,但每每回想起当初拍摄的场景,王凯还是内心震动不已,“萧景琰”还没有彻底离开他的身体。

“你怎么不问问后世是怎么评价景琰的?”

梅长苏望着蔺晨状若思索的脸,突然轻松地说。他怎么不明白的王凯的心思?其实他也不是听了之后无动于衷,能被后人如此肯定,他当然是开心的,只是这些事都还没有真正发生过,他也一刻都不能松懈。

“我对他可一点都不感兴趣,再说了,小凯不是说他最喜欢的是靖王萧景琰吗?他当然是要百般说萧景琰的好话了。”

蔺晨听闻此言,瞪了梅长苏一眼,被瞪的人却是乐不可支。

王凯当然也跟梅长苏提过萧景琰。虽然他说蔺晨是梅长苏不可多得的一生挚友,但是这世上最能影响梅长苏的两人,一个是他自己,另一个就是萧景琰了。王凯毫不犹豫地选择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不过这次他觉得他跟萧景琰莫名躺枪。


评论(13)

热度(73)

©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