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

四处爬墙

国王游戏(十三上)

上一章

“说、说话了!他竟然说话了……!他还动了!”大地跳到响希背后,惊慌地大叫道,“不、不是、还活着吗?!”
生化危机什么的他只是想想,不要这么给力啊!果然实验室都不是好地方!他警戒地四处张望着,最后又警惕地盯着培养箱里漂浮的奇怪的人——虽然看着不像丧尸,但是谁知道呢,在这里的唯一一个活口,还在那么诡异的地方,本身就很奇怪啊!
响希对大地的性格也是再了解不过了,他只能无奈地安抚自己的青梅竹马:“大地……有我跟大和呢。”
响希看了一眼大和,对方没有说话,神色冷淡,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而且,我想他应该出不来吧。”
响希的视线重新投向培养箱,一脸严肃。
他心里的疑问只有越来越多,眼前的人是个怎样的存在、为什么大和说他是国王游戏的终端?为什么叫自己光辉之人?
“你就是国王游戏的终端?光辉之人,我吗?为什么?”
虽然他们三个站得很近,但是对方的视线的确是看着自己无误,响希脸上露出些许疑惑的神色。
同时让他感到困惑的是,他能够明确地感觉到对方对他们没有恶意,这跟国王游戏要把他们全都残杀光的性质完全不同。
“唔……好多问题呢。”对方以一只手掩住嘴撑着脸的姿态在浅绿色的营养液中上下浮动,一副头痛地深思的样子,“光辉之人就是光辉之人啊,我看过你们所有人的资料,响希的可能性是最大的、我可以叫你响希吗?”
里面的人想通了一番突然变得轻松起来,对他们露出微笑,说话顿了一下又像是突然反应过来,征求响希呼叫名字的权利。
“呃……”
这个要求很奇怪,夹杂在他们的谈话中,响希有点吃惊。对方很有礼貌,如果说要拒绝似乎太不近人情了,但是他也听说过名字是最短的咒,会被诅咒吗?他不禁用眼神询问大和,这是大和的专长,但是对方只是默默地看着。
响希轻呼一口气:“可以。”
“那我该怎么称呼你?你说的又是什么可能性?”
“嗯……称呼吗……”这似乎又是个难题,对方弯下眉毛深思了一会,“Alcor,你可以这么叫我。”
大和表情一沉。
Alcor。
辅。
虽然之前有所猜测,但是这种事情确定了也不会让人更高兴。
“我说的是产生抗体的可能性。久世响希,你一定会成为新的国王的。”
Alcor的话还在继续,他脸上的笑容越发柔和,就像在许响希一个甜美的愿望一样。
“响希成为国王?国王还可以转让?”
大地纳闷地嘀咕道,虽然正常的国王游戏,的确是每一轮的国王都是随机的。
响希瞳孔一缩。
国王,是整个游戏掌控全局的人,能成为国王的话,首先就可以减轻对同学们的惩罚,至少可以让大家不再时时面对死亡的威胁。
可是,成为国王的条件是什么呢?!
“所有人既是国王,也都不是国王。”Alcor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十分友善,说出来的话却让人身体发凉,“到最后一个活下来的人,会成为新的国王。”
“最后……一个?”
这句话中暗藏的恶意让人不寒而栗,如果最终只能活一个人,踩着同学的尸体,这样活下来还有什么意思?
“那又有什么用……”
响希的怒火一下被挑起来了,但话未说完他突然一怔,他想起刚刚Alcor说的话。
产生抗体的可能性。
“抗体?”
“看来你明白过来了呢,”Alcor笑得十分开心,“国王游戏既是病毒,也是诅咒。只有产生抗体,才能彻底杜绝下一届国王游戏,所以并不是无用的呢。”
下一届!
说起来,正是因为有上一届国王游戏,他们才会想到要来这里。国王游戏,难道还会一直、一直“举办”下去吗?他不想国王游戏这么残忍的事再发生了,但是也不会牺牲同学!
“只有活到最后的人才能产生抗体?”大和皱起眉头,目光不善地望着Alcor,“他自己就是国王游戏的终端,怎么会真心想要帮人类?别忘了,上一届国王游戏,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啊!对!响希,这一定是要我们自相残杀的新的骗局!别听他胡说八道!”大地被Alcor之前的话惊呆了,现在听到大和的话才猛地反应过来,使劲地瞪着Alcor。虽然他深知响希不会听对方的,但是听到那种话还是一阵心悸。
“……”Alcor直直望着这三人,无言地思考着。
“大和你真的这么想吗?如果我不可信的话,为什么还要来找我呢?虽然响希他们是来找关于国王游戏的线索的,但是大和是知道我的存在的吧?”
“诶?!峰津院是一开始就知道的吗?!”
大地惊讶地叫出来。
“别一副很亲近的样子叫我的名字。”
几乎同时,大和比以往更冷漠地说到,可见他对于眼前的“人”,没有一丝一点婉转的好感度。
好严厉!自己没有跟着响希一起叫果然是明智的决定!
大地暗自庆幸,不过被针对的那一个,也是个不会看人脸色的家伙。
“呵呵,响希不也这么叫你吗?”Alcor嘴角维持着一个标准的微笑的弧度,突然又陷入上下浮动的思考状态,随即十分纯良无辜地说,“唔……不过,要说亲近的话,响希跟大和的确很亲近了呢。”
“……”大地顿时觉得很不服气,忽略掉了大魔王的可怕,一时也没有注意在场的另外两人都露出不对劲的神色,“喂——怎么说都是我跟响希更亲近吧?!毕竟!我们可是青梅竹马的好友啊!对吧,响希!”
这个设定,绝对不能退让!大地征求着好友的回答,不过Alcor说的亲近跟大地说的可不是一回事,而这方面正是响希所不擅长的。
只要稍微给一点提示,脑海就会情不自禁浮现那个时候的画面,毕竟这件事才过去几个小时而已,对于记忆好的响希来说,这点时间还达不到记忆褪色的效果,而且,他潜意识也不觉得那是那么糟糕的需要快速忘记的事情。
虽然他不觉得是因为性别的缘故,不过从某方面来说,大地说他是对女性不感兴趣的怪人似乎还真没错呢。
既然知道Alcor的真正意思,他就不可能忽略掉这个因素,所以响希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大地,只是脸上浮现尴尬的神色。
大地顿时觉得不妙。
“喂喂,不会吧?你们两个还真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啊?!”
“嗯……”Alcor认真地思考着大地的话,自己也感到疑惑,“的确,看起来是大地跟响希更亲近,但是做了那种事……”
“闭嘴!”
大和瞬间喝止住这个多嘴的家伙,声音少见地带着一丝恼羞成怒的窘迫感。
这让大地大为吃惊的同时也十分困惑,所以说是什么事就不能一口气说清楚吗!
“呵呵,大和真可爱,唔,可爱,我没有用错吧?”
大地很想吐槽说绝对是大错特错了,但是他现在感觉自己根本不知如何插入这三人之间——只有他一头雾水。
“虽然嘴上说着不介意,心里果然还是很在意。嗯……不过,这对人类来说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简直像恶意满满的反问一样,但这对Alcor来说的确是发自内心的疑问,不过发自内心这个词,也只是一种对人类学习的模拟而已。
“果然还是先干掉你好了。”
大和沉着脸做了个起手式。只有他自己清楚这是术式的准备,不过Alcor就算不懂,也知道大和对他起了杀心。
“你应该知道由我收手的话事态会简单得多。为什么上一届一个活口都没留下,是有原因的。”Alcor蓦地收起笑容,认真地说。
“不是你搞的鬼吗?”
大地惊讶地插嘴。
“不是我,按照程序,上一届是可以产生抗体的,但是因为那个的存在,最后一轮存活的人彼此都陷入疯狂,杀红了眼,所以才一个都没能获救。”Alcor顿了一下,突然又用不变的严肃的口气加了一句,“不过,大和到底是因为我说的哪句话这么生气呢?”
……简直火上浇油!
“啊哈哈这个现在不重要!”虽然大地也很想知道到底这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如果话题再跑歪的话搞不好峰津院真的会暴走,“那个存在是什么啊?”
在大地没注意到的地方,响希迅速拉住大和的手,制止了他再一次发脾气的举动。
他真没想到大和也会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对方平时表现得都太过理智了。这也应了Alcor的话,大和果然很在意,这种事也没办法不在意吧。但现在Alcor是他们最大的线索,而且,他也觉得对方不是单纯的需要消灭的敌人。
“Alcor,如果产生抗体就能制止下一届国王游戏的发生,那么你会怎样?你……为什么帮我们?你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Alcor虽然没有正面回答过这个问题,但是也没有否定。他对于国王的了解比他们详细得多,可是同样也感觉不出他带着恶意。该如何评判这个“人”?这一直困扰着响希。
“为什么?大概因为,向往着人类吧。明明是所有病毒意志的集合体,最终表现形态却是人类,真是奇怪呢。”Alcor的轻轻地笑着,“我即是国王游戏的病毒,所以,说我是国王游戏的终端也没错。”
“不过,本来的确是这样的,”仿佛为了印证他病毒的言论,Alcor的身体在培养液中突然发出更为明亮的幽幽绿光,更加不像个人类了。他垂下眼,神色有些忧郁,“你们都看过实验的资料了,一开始是为了振奋人类的精神,精神真是个非常奇妙的领域,不过我的制造者确实是抱着希望世界更好的念头,我想我也是接受了制造者的意志,所以对人类充满向往吧。但不知道从哪一步开始出错——这一点我也不清楚,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诞生。不过等我意识到自己的‘使命’,理清国王游戏的运行之后,事情已经不是我一个人能控制的了。我是国王游戏的终端,但国王游戏的终端却不只有我一个。”

评论(11)

热度(31)

©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