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

四处爬墙

国王游戏(十三中)

“……哈?”大地倒吸一口冷气,慌得手足无措,“那个,先不说你到底是AI还是生化人啦,总之不止你一个的话……是说还有其他人操控着这个游戏?!”
“诅咒?”
响希问道。在知道大和世界的真实性后,现在要他接受Alcor是个病毒也轻而易举,在这个平凡表象下究竟有多少牛鬼蛇神似乎都不稀奇,只是他记得大和跟他说过……
“咕。”
响希突兀的吞咽唾液的声音在这个死寂又空荡的地方突然变得无比明显,引得他人侧目。在小巧的手电筒明亮的光线下,响希的表情一目了然。
他不仅记得大和对他说过没有鬼神的痕迹,连随后发生的事也紧跟着跳入他的脑海,又被他飞快踢出去。
这让响希感到很是懊恼,到底是……?难道他对大和?还是说,像大地说的,以前是他没有尝试过,一旦打开开关,就完全不一样了?
“响希?”
大地奇怪地看着自家好友古怪的神色——他以为对方是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毕竟羞涩这种神态跟现下的情况根本不搭嘛。
“咳,我只是想起大和说过,并非鬼神。”
响希认真起来。他不是在怀疑大和,只是觉得奇怪而已。
“因为诅咒的确没有出手,出手的是病毒。对吧?”
大和这句话,与其说是解答响希的疑惑,不如说是在质问Alcor。就算Alcor一副站在他们这边的样子,对方毕竟是病毒,是国王游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一点,久世响希跟志岛大地必须记得清清楚楚。
“……对,”Alcor沉默了一会,才一脸忧郁地回答道,“虽然制造者怀抱善意,但现在国王游戏的本质就是……唔,对你们来说就是互相残杀,这是我也无法阻止的。国王游戏早就失控了。”
“要说得清楚一点……”Alcor纠结着眉头思索着,神色凝重,“国王游戏已经有自成一套的程序,虽然我诞生了意识,但更多是作为一个观察者。我可以对过程稍作影响,但是无法改变最终结果。倒是另一个‘诅咒’,在与国王游戏结合的过程中占据了‘剑’的位置,相当于执行者。它虽然无法改变过程,甚至还被国王游戏的规则所束缚,但是对方可以恶化结果。”
“夜鸣村的现场,便是恶化的结果。”
Alcor轻声说。
他们每一个搜索下来的人都知道现在夜鸣村是怎样一副人间惨剧,鲜血四溅,肢体横飞,简直是培养恶鬼的最佳场所。这是国王游戏进行到现在,他们所无法理解的惨烈。虽然对于一直处于和平世界的他们来说,在自己与同班同学身上迄今为止发生的不幸已经够让人目眦欲裂了,但是与夜鸣村的触目惊心比起来,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微小涟漪。
“是说……我们也会变成那样吗?哈哈,不可能吧,那么丧心病狂的事,诅咒什么的……”
大地干笑,声音明显地发颤。
“绝对不会发生的,一定有可以让大家都活下来的方法!”
响希坚定地说着,不自觉想要握紧拳心,才倏然发现自己还没松开大和的手。他手指反射性松开一点,还在犹豫要不要放手,反而被大和默不作声地挣开了。
“真是会说漂亮话,那你要怎么做?”
不是讽刺或者其他什么感情,大和只是很平淡地问出这句话,一下问倒了响希。
“……不知道,我现在还不知道,但是大和会帮我吧?”响希深深地望着大和,眼里闪着坚毅的光芒,“我不知道大和本来的打算是什么,但是让我一个人活下来,成为国王,我绝对不接受。我不想让大和去死,不想让大地去死,也不想让其他的同学去死,所以大和,来帮我吧。”
“如果有更好的方法我当然会接受,如果你找不到那样的办法,我就会用自己的方法解决这次事件。”
大和没有给出正面的回答,但却表明了自己态度。
“果然,大和已经心中有数了吗?”
“哼,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我所知道的信息,然后其他的,就由那边那个说要帮助你成为国王的家伙来补充吧。”
像对接下来的合作不满一样,大和针对Alcor的那句话充满了厌嫌。虽然,他对对方的态度从头到尾都没有好过。
响希对Alcor的观感还不错,还是希望大和能跟对方友好相处,但大和对Alcor的厌恶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国王游戏,一开始就是针对精神。他们选中了夜鸣村,想要结合夜鸣村的信仰展开研究,最后在实验过程中出现差错,才引发这一系列的后果,这是我们都知道的。现在我来说说实验过程中为什么会出现差错。”
大和平平的口气带上了嘲意:“太大胆了,明明不信神,却利用别人的信仰。他们的研究虽然还没能接触到那个领域,但是这种诱导行为已经算是窃取信仰力了,刚好夜鸣村信仰的图腾所承载的神灵也不是什么温柔和善的神,会变得暴躁也是正常的。这种暴躁通过信仰反馈回信仰他的村民,改变他们的精神状态,这就是第一阶段的差错了。”
“神、神?!神灵吗?!”
大和威严地扫视了一眼大地,大地顿时乖乖噤声了。
他真不明白,既然都知道另一个世界的存在了,会有神灵有什么好惊讶的。
“第一阶段……原来如此,因为第一阶段没有得到重视,接下来才会加深错误吗?原来那时候的异样是警告啊。”Alcor摸着下巴,在核心中搜刮着自己吸收到的记忆,不禁感到可惜。
“因为信仰传播的问题跟时代的变化,很多神灵都变得弱小甚至消失了,因为没有办法产生大范围明显的神迹,所以被人忽视了,但再怎么弱小也是神,产生的力量不是普通人能够抵御的,不过也因为变得弱小,才这么容易堕落吧。第二阶段的开始,恐怕是因为有人死了。有人因为反馈回来的精神波动造成死亡,最后又被自己信仰的神所吸收,这才是真正的失控。”
大和不疾不徐地说着,声音不大,却完美地控制全场,就算不能更深地理解其中的含义,响希与大地也被事件的凝重感染了。
“……吸、收?”
“对于弱小的神来说,驱使他们行动的更多是本能,就算是神,也是要生存的,而人的灵魂本身就是一种能量。精神波动越强烈的灵魂产生的能量就越强大,这也是为什么厉鬼比普通的鬼魂强大的原因。所以我放心分散活动是因为,这里不仅一个活人也没有,连一个作祟的死灵都没有。当然,如果这样还会出意外,那只能证明你们的潜能也就止步于此了。”大和补充的这句气人的话惹得大地跟响希的瞪视,他冷硬的表情在表面他似乎的确是这么想的。
Alcor却是暗自发笑,他手中掌握着所有人的资料,虽然还有很多事是他不能理解的,但通过模拟学习他也可以分析出人类的部分感情来。所以他才说大和可爱啊。
“这里很干净,你们感受的阴冷黑暗,只是因为这里积累了大量的阴怨。”
大和的眉头蹙起,正因为如此才不正常,通常这种地方,不是百鬼乱象,也该有一个大鬼,那个成为“诅咒”的存在去哪里了?
“吸收之后会怎样?”
响希顺着大和的话问下去,他已经意识到所谓的吸收是怎么回事了。就算是还没有习惯人类有灵魂这一说法的他,也是感到阵阵发寒。死亡,连灵魂也被吞噬干净。那不是连存在都被抹杀了吗。
“当信徒被动转化为祭品,因为不是出于自己的意愿,他们与神明之间的那份因果也会返回去污染神力与神性,被污染的那个神灵也一发不可收拾,干脆扩大影响,把整个村子的人最大地利用起来,不留活口,全部吸收干净,化为自己的力量。当然,现在已经不能称之为神灵了,对方已经完全放弃了作为神的职责了,恐怕与人交流的意识都所剩无几了。守护神却堕落成屠戮村子吸食灵魂的恶鬼,还真是讽刺。”
这真的是神灵吗?这样丑陋,完全打破了他们对各种作品中令人崇敬的神的印象。响希与大地都是瞠目结舌。
“不管是鬼、妖或者神,都只是对掌握了人类所没有的力量的种族的一种称呼而已,不要把对方的位置放得太高了。”看出这两人的想法,大和傲气地补充道,“就算要面对的是真正的神明,我们要做的也是打败它。”
大和说这话的时候有种不一般的自信与神采,像极了因为所向披靡而底气十足的指挥官,响希觉得这个时候自己似乎才见到了真正的大和。
“我还以为大和的话,会更尊敬神明呢?”
响希“扑哧”一声笑道。他在心里已经认同了大和的话,才能这样轻松地调侃起对方来。
喂喂,这两个人不要这么轻松地就决定了啊!
眼看着两人就这样达成了共识,大地只能寂寞地暗自吐槽。不过有这两人打前锋,他也只能奉陪了。
“有那个实力的神明当然值得尊敬。”
“那大和……知道对方的实力吗?”响希脸上的笑意渐渐褪下,他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死掉的大家,真的都被吸收掉了吗?”
全都成了那个魔鬼壮大的养分?
和久井,矢野,南野,御子柴,石井,石田,吉田,白鸟,同班同学昔日的容颜轮番在脑海里浮现,让响希为之颤栗。
“没有。”
“欸?”
“至少和久井启太、矢野奈奈跟南野星没有。”
“欸?!”
“人死后的灵魂有滞留跟轮回两种,我在与他们进行通灵之后,就顺道把他们送走了,所以他们不可能被吸收掉。但是,我也没有跟对方打过照面,无法得知对方的实力水平。”
大和暗暗攒紧拳头,又松开了。这样琢磨不透的情况让他有点心烦,但是不管对方是怎样的存在,是敌人的话打败就好了。
“原来如此,难怪在那之后,我感受到它很愤怒,原来是因为大和抢了它的食物,所以才这么心急地想要对大和实施惩戒啊。”
Alcor一脸恍然大悟点点头,简直像另一个世界突然插播一样,让在场的另外三个正统的人类一时间都无言以对。
好像明白他在说什么但是又无法抓住他准确的意思。
大地在费力地思考几秒后也恍然大悟。
“惩戒?啊,难道说是那个,在10分钟内与别人性……唔唔!”
响希反射性飞快地捂住了好友的嘴,头疼地想,大地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脑袋转得特别快啊!

评论(5)

热度(42)

©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