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

四处爬墙

我们结婚吧【终续】

结果也没有帅气地求婚【躺平了】




世界不如表面的那样,看起来积极向上的社会底下也有各种污垢,看似和平的世界内部也是暗潮汹涌。

越是接触的事情越多、了解的事情越多,就越明白这一点。

作为父母,作为长辈,年龄跟阅历摆在那里,他们所接触的世界比响希的复杂得多,虽然不是热衷于钻营的人,但是也跟人勾心斗角过。

对于这个从未谋面的几乎一切未知的恐怕还手掌实权的官二代,就算响希表现出一副很甜的样子,他们也丝毫不敢掉以轻心,也完全不介意把对方妖魔化。

不是不相信响希的眼光,陷入恋爱的人都是盲目的,这样的小辈他们也见得多了,平时那么机灵的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事,却唯独在感情的事上让人吐血的不顾一切。

其实光是这两人把他们瞒得好好的这一点,就足够让他们做父母的对对方画一个大叉了。

这样地下情人一样的交往,怎么看都是不怀好意。

所以这一次见面,他们可不期待会有个友好的交谈。


高级的饭店,专属楼层,接引人退去之后便看不到任何人的踪迹,响希父母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严肃,完全是一副如临大敌的状态。

响希看着这样紧绷的父母,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反正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只要他们看到大和就会明白了。

饭店的顶层大厅,装修可谓是别具匠心,大气又不失别致,十分赏心悦目,不过在场的四人谁都没用放过多的注意力在那上面。

家长们终于看到了那个让响希想要跟他定终身的人。

就第一印象来说,峰津院大和——响希在来之前透了点底,他的形象非常好,看起来非常正派,至少不像是那些经常出现在各种新闻里作为人谈资的二世祖。

对方也是穿得十分正式,身着深灰色西服,剪裁十分合体,仔细一看与响希穿的那套还有几分相似,或许是出自同一个手工裁缝。

这个年轻人原本端坐于正座,在他们出现后,便起身优雅地向他们行了个礼,为他们安排好座位。

对方的一举一动无不彰显着那良好的家教,这是有底蕴的家族长期氤氲的结果。态度虽然不热忱,但是也不会让人有受到冷遇的不舒服感。

这张脸看起来的确十分年轻,但是身上却散发着久居高位的气势,只要是聪明人,就不会因为对方年纪轻轻而小瞧他。


“你们有了解世界秘密的觉悟吗?”


这是大和与响希商量过的问题。

虽然峰津院鲜为人知,但是却与政府关系密切,在大和的成人礼宣布订婚的消息,作为另一个订婚对象的久世响希,肯定会备受关注,相应的,他的家人也会步入别人的视野。

这一点是不能瞒的,就算会让父母担心受怕,他也必须告诉他们实情,他也相信,自己的父母不是那么冥顽不灵的人。

在世界之下还有另一个世界。

灵力、神、妖魔,都是真实存在的。

有些人天生拥有灵力,有些人却没有,而灵力也有高有低,这是一个用绝对的实力跟才干说话的世界,响希便是这么跟他相识的,在他们所不知道的世界。

响希与大和对视一样,两人都一齐起身,拿出手机召唤恶魔。

虽然这一次Alcor不需要再发放恶魔程序了,但是这样的技术大和也没打算放过,而在响希决定到J'ps帮大和的时候,他就重新下载了召唤恶魔的程序。

宽阔的大厅一下出现了两头吓人的巨兽,这让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个世界的家长们都吓了一跳。

“小心!”

虽然之前已经解释过,但是看到突然出现的两头野兽,他们还是忍不住想要去护住自己的孩子。

“没事的,”响希伸手搂住自己的母亲,另一只手摸了摸白虎的头,介绍道,“这是白虎。”

白虎也顺从的蹭了蹭响希的手心,这幅乖巧的样子倒显得它没有那么可怕了。

“那是刻耳珀洛斯。”

另一头像狮子一样的野兽也乖顺地站在峰津院大和的身边。

这就是他们使役的恶魔。

虽然是从手机召唤出来的,他们身处此境却不会怀疑是投影或是弄虚作假了。

这不似世间存在生物的形态,逸动的毛发,“凶恶”的神态,呼吸与行走间带给人的压迫感,每一点都是真实的。

操纵恶魔,虽然现在这两头野兽乖乖的,作为响希的父母仍是担心得不得了,担心战斗的危险,担心恶魔的反噬。只是响希拿着手机时,脸上的坚毅和肃色是他们没有见过的。

响希固然不了解大人的世界,但是他们也不了解响希的世界了。


这些事不是普通人可以接触到的,这也意味着,很多时候,如果普通人接触到了,就再也无法抽身了。

这一点作为成熟的社会人,他们都很清楚,但是谁希望自己的孩子去冒险呢?

“然后呢?这只是前戏吧?”

响希的父母很快冷静下来。

在这两个孩子给了他们一个全新的世界观之后,一切就完全脱离控制了,但是他们必须为响希的利益继续下去。

大和的眼神里流露出欣赏的神色,这绝不是一个小辈看长辈的眼神,但也不是一个上位者看待下属的眼神,对方把他们当做平辈相待。

这让他们这两个大人还真是心情复杂,哭笑不得。

“没错,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是,我跟响希决定在我成人礼的时候宣布我们订婚的消息。”

这对这两个家长来说无疑是一个炸弹,或许稍微值得欣慰的一点是对方说了是跟响希共同的决定,而不是自作主张的结果。但是这样重大的事情却没有经过他们,而是由一个“外人”宣告,这让人内心是十分光火的。

“你们两个都还是小孩子,订婚的事是这么随便说说的么!”

妈妈冷着脸,语气严厉。别说他们家,她不会准许响希乱来,料想峰津院家只会更加严格。

“你家里的长辈呢?你们有长久地想过未来吗?”

她虽然不讨厌这个孩子,但是心底还是有怒气的,口气当然不会好,不过大和也不在意这一点。

“我直截了当地说好了,世俗的一切我都不在意,未来?响希是非常优秀的人才,未来他自然会是我的得力助手。而我也有自信跟足够的实力为响希解决掉那些不必要的麻烦,以峰津院家主之名。”

大和说得像郑重起誓一样。

“你说的话能算数?”

对于峰津院大和年纪轻轻便是家主的事他们颇为吃惊,不过很多时候事情都不一定是家主说的算的。

“峰津院家是我说的算。”

大和不疾不徐地说。这不是赌气或是自大,是发自内心的沉淀的自信。

他乐意放权让有能力的人在其所处的职位上能更好的发展,但是这也基于他对一切有着绝对的控制。只有这样,峰津院家与J'ps才能在他手上实现最大的价值。

虽然难免会有些蠢货试图作怪,这个世界……政治与各种关系的限制已经根深蒂固了,他可以与他们虚与委蛇,但是他的事,不容旁人插手。

“我们现在唯一需要的,就是作为响希父母的你们的支持。”

说到这句话,大和脸上的表情倒是明显柔和了很多。

其实事情他都已经安排下去了,这次见面,没有任何商量,只能说是通知。除非响希反对,不然他不会做任何改变。当然,这就没必要说得这么明白了。

家长们虽然因为这句话脸色好了一点,但是很快又板起脸来。

“说得好听,你们在一起……两年了?不是从来没想过要告诉我们吗?如果不是这次……”

说到这个他们就来气,这实在是太气人了,不管对象是谁,他们的孩子居然偷偷摸摸地跟别人交往了两年,他们却一点不知道!

“那是因为……”

响希想替大和辩解,马上被母亲堵了回去。

“响希你不要说话!”

“我知道你们这种工作……”妈妈忧心忡忡地皱起眉头,“有很强的保密性,也很危险。”

他们也不知道响希跟眼前这个少年人在那个世界中、在政府中是占着怎样的地位,至少凭峰津院大和展示出来的气场来看,只高不低。然而现在比起响希的感情,他们更关心自家儿子性命的安危。

“你……差点死过吧?”

妈妈压下心底的不安,惴惴地说道。一个念头倏然闪过,她突然意识到那个时候响希反应那么强烈地说出那样沉重的话的原因。

比起分手的失去,这样的失去会让响希那样失态就合理多了。

大和不知道为什么响希的母亲会这样问,如果算上审判之日,也可以这么说,他自己对生死也早有觉悟,只不过实际上想要他因公殉职几乎没有可能。

响希倒是瞬间变了脸色,他又想起了那个时候的事情。

两年,不算长也不算短,至少他早就不再做恶梦了,但是那个时候重要之人一个个死去对他造成的伤害也是非常重的,而大和就是那最后一根稻草。

看着响希难看的脸色,她基本就可以肯定这个猜测了,对于这份工作的危险性也高看了几份。

响希爸爸不禁重新仔细打量起这个响希喜欢的人。

五官非常端正,肤色也比常人白得多,身材也不健壮,比起战斗人员,更像是养尊处优的小少爷。

但是他也没有看漏,召唤出那个“恶魔”的时候,两人都透露出一种杀伐的气息,这种气息,他在一些军官身上也看到过。这两个年轻人,都是真真切切战斗过的。

“我们一直没有问,你喜欢响希吗?你就不怕响希出事吗?”

响希爸爸的目光沉沉,语气看似平平,却严厉得多。

就算是为国家办事,他们也从来不期待响希去战斗,去做危险的事情,甚至可能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丢掉性命。

大和对响希爸爸探究跟质问的目光毫不避让。各种各样的目光他见得多了。

他知道这两个爱操心的大人有多担心响希的性命安危,他有点烦,但也不是不能理解。响希出事的时候,他也想过要不计一切代价把他治好。这就是感情用事。

“响希很厉害,肯定超出你们所想。他有足够的能力自己做出选择,并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我尊重他的决定。”

这是基于他对响希的了解和信任。这两年来,他们之间也多有磨合,响希只会比他们初次见面时更优秀、更成熟。

就像响希对志岛他们的忧虑,他对响希也有过同样的忧虑。

但是响希回来找他了。

他一向喜欢发光发热的人,就算对响希多一份牵挂,也不可能做出雪藏他的事来。

他最喜欢响希熠熠光辉的样子。

峰津院大和语气间流露出的欣赏与骄傲,竟让他们觉得他们之间的角色倒转过来了,应该是他们引以为傲的响希,别人也为他骄傲。

不妙,太不妙了。方向完全偏了啊!

虽然他之前也跟大和设想过这种可能,响希头疼地叹了口气,直接走过去把满脸问号的大和推入座位,压着他的肩膀。白虎跟刻耳珀洛斯也跟着一左一右走过去,安静地趴在他们脚边。

“听话。”

响希轻声安抚大和。

他绝对没有在父母面前秀的意思,只是不自觉用上了宠溺的口吻。

他知道大和很强,但是宠着喜欢的人是不需要理由的。更何况他发现,虽然他们也有意见不合的时候,但大和对他哄着他的话还是很受用的。

大和盯着响希几秒,还是默许了。

就性格来说,的确响希比他更擅长处理这种事项。

这个时候就终于有点小情侣的感觉了,之前他们给人的感觉一直像严谨的作战搭档一样。

如果之前响希对这个少年人的评价没有太大私情的话,对这个人来说是责任大于感情。这样就算以后他们分开,对方也不会嘴脸难看地纠缠不休,但是这样响希也会更辛苦。

峰津院大和他们不清楚,但响希却是情根深种。

“爸爸,妈妈,你们坐。”

你看你看,响希要帮着外人来对付他们了。

家长们心情复杂。

响希在面对他们的时候,很少这么硬气,就算是在处理志岛大地那件事的时候,他也只是不答应也不反对,行为上依旧与对方来往。

“如果你们担心我的安危,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绝对不会让自己出事,也不会让大和出事。我跟大和约定好了——”

响希很自然地覆上大和放置在餐桌上的左手,握紧。

柔情似水,一副深陷爱情不可自拔的模样,家长们此刻都发自内心地感受到了一种甜到腻的滋味。

大和少见地流露出一种不自在的神态来。不可以在外人面前失态,但是他控制不住脸上的发烧。

这更是响希的父母第一次看到他完美的理性面具破裂,露出像孩子一样的神色。

虽然早知道对方的年龄,看着这张脸也很年轻,不过一直到现在,他们才真切地感觉到,眼前这个年轻人也不过是个孩子。不管他再怎么少年老成,有些事需要的是时间的沉淀,不是有能力就能弥补的。

他们的内心已经发生了偏移。

对方不是坏孩子,甚至同样很优秀,如果是做朋友的话,他们会非常乐意。

“你们两个都是理智的人,”妈妈皱着眉头,对着大和说,“我听响希说,你今年成年,在成人礼上订婚不觉得太快了吗?”

“我们在一起两年了。”

大和很平淡地说。

这一点家长们当然清楚,甚至一说到这个就来气。对他们来说的确是太快了,因为他们才刚知道这件事。

“噗,”响希忍不住笑出声,随即一脸认真地说,“正是因为我们都是理智的人,所以我们都是思考得很清楚,才做了这个决定。其实不管是结婚还是订婚,有没有这个形式对我们来说都一样。但是……”

“也许大和无所谓,可是我希望能光明正大地受到大家的祝福。”

响希从衣襟里把一条链子拉出来,上面赫然挂着一枚戒指。

他们毫不怀疑另一枚戒指在峰津院大和的手上。

“也算是响应政府号召吧。”

响希最后开玩笑说。

“……”大和低着头盯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另一只手覆盖住响希的手背,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微笑,“能让你开心的事,我也感到高兴。而且这么做也能省掉很多麻烦。”


孩子迟早是要独立出来的,这点家长们承认,有主见有自己的想法是好事,但是有主见地走错路,就让人头疼了。

不要以为年轻就可以肆意妄为,很多事情都是不等人的,错就是错,错过就是错过。因为自己的选择造成的重大错误可不会有重来的机会。

“你们年轻人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想法,总以为自己什么都能办到,不会后悔。”

爸爸只是用鹰隼一般的目光扫视一眼,响希就觉得很沉重,但是却无所畏惧,因为他的确不会后悔。

“对,我的确不会后悔。”响希甜甜的笑着,“对自己选择做的事,无论结果是什么都不会后悔。这不是年轻气盛或者无知无畏,而是我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响希还没有强大到无惧前方的未知 ,但是大和在身边,他就有更强的底气。

“我从来不知道后悔是什么。”大和说得比响希更直白,更狂傲,“有那个闲情去后悔,不如及时补救。”

响希还真是看上了一个很了不得的人。

在现在这个地位,响希的父母当然在意别人的目光,严苛地要求自己,严苛地要求响希,但是人不能只活在他人的目光中。

如果响希有自己的想法,他们也不是不能让他自己去践行。正如他非常看重志岛大地那个朋友,响希不会受到影响,他们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他必须有足够强大的实力。

“漂亮话谁都会说,你必须拿出让人信服事实的来,响希。”

“宗彦?!”

妈妈吃惊地叫着爸爸的名字,这是否说明,她的丈夫已经默许了这件事呢?!

她也不是老古董,只是响希现在做的事,一件两件都特殊过头了,她总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往后的路能更顺遂点。

“好,一定会的。”

响希眼睛亮闪闪地回答。


这个打着就餐名义的见面终于名副其实,只是再精美的食物,两位家长也没有那个心情好好欣赏了。

不过在就餐的过程中,他们也发现,虽然峰津院不喜欢在餐桌上说话(又或者本身就不喜欢说话),但是对于他们抛出的话题总能鞭辟入里,响希对于国家、对于社会、对于未来,也的确有着自己独到的想法,虽然还很天真,但是他也的确长大了,或许他们该用看待成人的目光来审视这个孩子了。

在分别的时候响希跟他喜欢的人就没有在一起温存的时间了,因为那个孩子很快就回去了,对方是真的很忙。

他们也是在那个时候看到了属于峰津院大和那边的人。

作为他的部下,一位英气秀美、姿态严谨的女人。

对方是发自内心地尊重跟敬仰着她所跟随的人。

而且那名女性对峰津院大和的称呼,让他们意识到,恐怕他们还是低估自己的孩子看中的人了。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响希不是没有提过,他们是在一次任务中认识的,然后被峰津院大和看中,开始协助,但是是什么任务、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又执行过什么任务,很多详尽的细节,仔细一想他们一无所知。

响希也明白父母真正想知道的是什么,但是那七天的经历,说出来也让人很难相信吧,因为有记忆的只有他跟大和而已。

“保密。”

响希浅浅地笑着。

“连‘世界的秘密’都向我们透露了,这个还要保密?”

“嗯,因为这是,机密。”

响希的脸上还挂着笑容,但是眼神也无比认真。

关于审判之日的事件,不仅仅是他与大和之间的秘密,实际算来也的确是机密之列,只是他、大地、新田,包括其他一起并肩作战过的人,情况稍有特殊,所以才放宽了限制。

个中详情不是谁都能了解的,包括他的父母,响希在心中暗暗对爸爸妈妈道歉。

“哼。”

爸爸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

他们有预感,这次拉锯战他们也要输了,但是,就让他们看看,那两人会给他们交出怎样一副答卷吧。



评论(7)

热度(77)

©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