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

四处爬墙

溯游(八上)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蔺晨被萧景琰堵住的时候不禁逗笑了,奇了怪了这人昨天还一副春暖花开的样子去找长苏,今天怎么就一副哭丧脸来找自己?这真是差别对待呀。

当然,萧景琰没有真的哭丧着脸,他表面上还是比较稳得住的,只不过蔺晨看过他这些天是怎么对长苏的,这感觉一下对比i出来了。

萧景琰没有在意对方吊儿郎当满嘴的戏言,直接把一卷书纸递到蔺晨面前让他确认。

这是他今早醒来一遍遍仔细回想未来的蔺晨跟苏先生说的每一字每一句,怕有疏漏,记录下来的解毒之法。

“你看是否可行?”

有事,而且是大事。

蔺晨虽然还想再捉弄一下这个看起来冥顽不化的靖王殿下,但他也知道事有轻重缓急。能让靖王殿下亲自来找他这个蒙古大夫的事,也只有跟长苏有关的事了。

“太凶险了。”

蔺晨细细看完萧景琰给他的这页薄薄的纸张,沉吟一会,说到。

他虽然嘴上这么说,脑袋里还是一直在推算着上面的每一个步骤,其实他觉得可行性很大。

最重要的那味主药,他是知道的。万物相生相克,能产生火寒之毒都地方,未必不能产生解毒之物。只是一来,这样东西难寻的程度不亚于冰续草,产生于那样矛盾的环境也十分难以保存,二来,从发现此物以来还没有过成功的病例,没有有效的想法跟足够的研究是不能随便实验在人身上的。

“不知道靖王殿下是从哪里得到这个法子的?”

墨迹跟纸张都很新,内容却很详尽,不像是特意誊写了一边,到像是一边口述一边记录下来。

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萧景琰一开始就不该隐瞒,但是他却又不知如何让人信服。

最后他反而向蔺晨抛出一个问题:“你看像谁的手笔?”

这问题真是太好笑了,是萧景琰自己拿出的解决办法,却问他是谁。但是蔺晨还真的能看出点门道来,于是又笑不出来了。

每一套集聚前人智慧的治疗方案,基本是不变的,但是根据病情,个人的用药习惯,最后真的实施时又会有所不同。

这个法子,看来看去像他自己的手笔。

萧景琰是有多大本事能从他手里拿到一个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法子来给他琢磨?

“我看你是疯了。”

蔺晨不信,萧景琰也不需要他相信,只是要他心中有数而已。

未来的蔺晨虽然不相信他是过去的萧景琰,却看热闹不嫌事大,打算推他一把,仍然装模作样地跟他说了要如何让过去的自己相信这个方子。

被自己无意中卖了的蔺晨只好跟萧景琰一起疯了。


两人都很默契地没有提到梅长苏。且不说能否找到那样东西,会否是空欢喜一场,就是东西拿到手了,蔺晨也要亲自试验一番,这是医德。

这也是萧景琰担心的问题。在拿到手之前,他对解毒一事十分乐观,现在却又怕有什么变数,未来他已经改变得太多了。萧景琰并不后悔,既然已经知道确切的事情,他又怎么能重蹈覆辙,只是如果有什么万一,未来有什么变动,蔺晨没能在同样的地方找到那样东西,他会同时都失去他最好的朋友跟他爱慕的人。

他会同时失去他们,他会再次失去他。


蔺晨跟萧景琰都忙起来了,晏大夫也乐得让梅长苏清净。

蔺晨作为一个医者,沉迷于一个新的方子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尤其是他还对梅长苏放话说一定会让他大吃一惊,逗得梅长苏也乐了。

至于萧景琰,他以前再忙的时候也想努力抽出时间去看梅长苏,这也是梁帝与一些朝臣乐意见到的,这个耿直得被皇兄陷害的皇子确实需要一个才智过人的谋士帮他看着点,免得再中奸人计谋,但是他现在又让自己忙得连见梅长苏的时间都没有。

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小殊,也不知道怎么面对苏先生,只好用这样的方法绊住自己的脚步。

萧景琰一开始不去苏宅,梅长苏也看不出什么,作为现在最受宠的皇子,景琰忙是一件好事。有事可忙,是受到梁帝重用,一点一点把事情交给他。

现在朝局四平八稳,似乎只要更稳妥一些,待景琰羽翼丰满便好,他这个苏先生,此时可以放一百个心了。但是即使是这样的局面,梅长苏也不能拢住心思,他一刻也没有忘记,隐藏在景琰背后的人,他还一点线索也没有。

他想,实在不行,这件事只能跟景琰挑明了。他们最终的目的,实在容不得一点不稳定的变数。


梁帝对这个儿子是越来越满意,虽然他们心中仍有心结,但是这不妨他赞赏景琰,到底是他的儿子。

对于景琰又开始冷落苏哲,梁帝是有一种自家儿子太过心实的无力感,但同时他又是万分满意的。苏哲再有国士之才,也不过是在野之人,梁帝虽然欣赏他,让景琰多去联络联络他,心里却未必有多看得起这个谋士。最重要的是,他这个儿子还在他的掌控之中。

连梁帝都感觉景琰冷落了麒麟才子,梅长苏自己会感觉不出来吗?凡事过了一个度,便不正常了。

萧景琰在回避他。

景琰本来没有必要经常来苏宅,只是凭他之前那个黏糊的劲儿,两相对比,这便不对劲了。是他真的放下了,还是有人又对他说了什么?

蔺晨也跑了,这恰巧的时间,让梅长苏不禁心里生疑,他直觉这两人似乎绕过他在策划什么。

梅长苏躺在床上,闭着眼,手指攒着绒被的一角细细摩挲。

梅长苏吊着这条命多年,或许一开始他还还有点期待,但是到这在这个地步,他不会想,也不敢想如果自己能解火寒之毒,能好好活下去会是怎样。他不能赌,他所策划的一切,必须建立在最坏的打算上,一切都建立在梅长苏命不久矣的基础上。

梅长苏忽然睁开眼睛,此时他的眼里只有淡然与坚定。

无谓的猜测也是无益,梅长苏要的从来不是猜想,而是精算到人心的推测。

既然景琰不过来,他过去便是。


萧景琰收到蔺晨的来信时,终于能松下这口一直高悬着的气。

有些事情,可以开始了。

评论(9)

热度(117)

©Cat | Powered by LOFTER